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被時間回旋踢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鄭重作別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我被時間回旋踢最新章節。

    “長痛不如短痛”,這是我們解決問題時常會掛在口頭的一句格言。

    就是在這句話的鞭策下,卓群干凈利落脆的解決掉了他和女人之間產生的一系列麻煩。

    徹底糾正了他生活里的錯誤。

    但是,為了避免再被阿奈找到糾纏,他也不可能留下來參加今年的狩獵季了。

    相比較而言,對卡佩先生和莊園的不舍,倒是比被孤身一人上路這件事本身,更讓他傷感。

    不得不承認,卓群這輩子盡管活得很荒唐。

    但在法國的幾年里,他卻并非空度時光,一無所獲。

    除了學會了法語、狩獵、釣魚、沖浪、滑水、訓狗和品酒,以及剛剛入門的指尖魔術訓練法之外。

    他還真正交到了一位真朋友,莊園主卡佩先生。

    卡佩先生是個有錢的鰥夫,生于本地有名的望族。

    老婆是和他青梅竹馬的姑娘。

    但在他四十歲的時候就死了,他從此沒有再娶妻子,一直自己過了十幾年。

    而當他兩個兒子長大成人后,也各自去了巴黎和里昂這樣的大城市工作、娶妻生子。

    他們只有在夏日度假或是圣誕節的時候,才會帶著妻子兒女回來。

    因此在這幾年間,除了管家、廚娘和園丁、馬夫,卓群便成了他生活里最親密的人。

    或許正因為卓群沒有一般人青年人桀驁、輕浮、自大的毛病。

    很懂得禮貌,對傳統抱有敬意。

    也或許因為卡佩先生和卓群的精神年齡接近。

    他們不但世界觀、價值觀趨于一致,而且內心都倍感孤獨。

    于是自然而然處出了真摯的友情。

    卡佩先生不但與卓群分享狩獵、酒窖、煙草、美食、魔術把戲的快樂。

    他還經常把自己的人生經驗和體會對卓群傾訴。

    好些話就連對自己兒子、孫子,他都不會說,但卻能對卓群坦言無忌。

    可以說他們亦師亦友的關系,已經達到了不是家人卻勝似家人的地步。

    所以面對這樣的離別,卓群采取態度比應付阿奈和黛拉,都要嚴肅認真得多。

    他一點也不敢草率,專門買了一大盒路易斯?威登雪茄作為臨別禮物。

    就在黛拉去收拾東西之際,他在主人的書房里找到了卡佩先生。

    當時的卡佩先生正在書房里擦拭他的獵槍,屋里的壁爐燒著火,上面的位置掛著一個巨大的鹿頭,那正是卡佩先生五年前的杰作。

    而五十多歲的年齡已經足以讓一個人變得睿智起來。

    卡佩先生只因為在不該看見卓群的時間發現了他,而且看到了他手里的禮物,就大致猜到了他的來意。

    “我的朋友,我還以為你正在靶場練習呢。看來,你是怯戰了。怎么,你就這么怕打賭輸給我嗎?”

    “對比起,先生。看來您已經猜出來了,我就是來告辭的。這是一點小禮物,為了感謝您多日款待。”

    “嘔,天哪,五十歐元一只的雪茄?而且還是這么一大盒?看來你短期內是不打算回來了。怎么,你要離開那么長的時間?就連野豬也不打了嗎?我還以為今年你會獨自獵殺一頭呢。”

    “先生,我確實很想。可恐怕不得不走。有一些事情起了變化。”

    “我能問問是什么事兒嗎?也許我能幫上忙。”

    &nbsp

    ; 卡佩先生邊說著邊從盒子里抽出一支雪茄,然后把槍放下,點燃雪茄,抽上了。

    卓群看到他滿意的吞吐,很是欣慰。

    “非常感謝,不過您插不上手。簡單的說,主要是因為我和阿奈分手了,她做了一些讓我不高興的事兒,我不想再見她了。而她肯定會來這里取行李的,您知道的,她這個人是什么樣。如果她找到我,那就會變得更沒有意思了。”

    “果然是這樣,我就知道。”卡佩先生嘀咕了一聲,然后親切的拍了拍卓群的手。

    “年輕人,你是個好小伙子,樣樣都好。可就是選女朋友的眼光差了點。所以要我來說,這倒不見得是件壞事。”

    “是的,我現在明白過來了。我和您的看法是一致的。所以請您別為我擔心。”

    “很高興你能這么想,那你下一步打算去哪兒呢?有什么計劃沒有?”

    “其實挺倉促,談不上什么計劃的。不過在尼斯和您的莊園里度過的這段日子,倒讓我明白了一點。這世界上美好的東西很多,遠比女人和金錢更可愛,值得我去好好看看。我覺得應該去瑞士、德國、奧地利和意大利轉轉了,也許還有英國和塞爾維亞。我還想嘗試一下東方快車是什么滋味。”

    “我真是羨慕你。擁有充沛時間的人是最值得羨慕的,何況你還這么有錢。這樣的日子我年輕時也過過,真是美好的時光。這個主意再棒不過了。祝你旅途順利,玩得愉快。”

    卡佩先生說到這里,發出了一聲老年人特有的嘆息,聲音很低,但仍透出了不舍。

    所以跟著又說,“當然,你也要記得,我莊園的大門隨時沖你敞開。只要你想來,隨時歡迎。”

    卓群為此真心感動。

    “謝謝您,卡佩先生,我必須得說,您是我在法國所遇到的最好的人。圣誕節無論我在哪兒,都一定會給您寄卡片的。”

    “哈哈,我對你的看法也是這樣。在認識你之前,我對東方人沒什么好感。但現在不同了,我這輩子欣賞的人寥寥無幾,你是其中之一。比我的親人都了解我。”

    卡佩先生笑了笑,跟著又想起了一件事。

    “啊,對了,你打算什么時候動身?今天就走?”

    “是的,恐怕時間很緊。畢竟巴黎飛過來只需幾個小時,如果可以,我打算午飯后就走。”

    “那好,我會讓艾伯特(卡佩莊園的管家)用車送你的。而在此之前,我得開一瓶好酒給你送行。就那瓶朱爾斯?羅賓好了。來吧,我們一起去酒窖。”

    “您是說那瓶1858年的干邑?不,這太貴重了……”

    “哈哈,貴重?不,一點也不。我的朋友,我們的友情配得上這樣的好酒。”

    就這樣,卓群在和卡佩先生分別前,共同暢飲了他那珍藏了一百五十多年的美酒。

    以至于真到了吃午飯的時候,他們都已經有了醉意,不太有什么胃口了。

    卡佩先生甚至在席間當眾懊惱的說。

    可惜自己沒有女兒,孫女又太小,否則一定會找卓群為女婿,或孫女婿。

    這話的態度相當認真,并不似醉話或玩笑。

    于是讓跟著蹭飯的黛拉不禁再次包含深情的凝視卓群,看上去十分的幽怨。

    卓群好不尷尬,也只有趕緊岔開話題,以免再另生枝節。

    最終,午飯過后,在烈烈的寒風里,艾伯特開車把卓群和黛拉載到了阿維尼翁機場。

    而卓群也和黛拉就此擁抱作別,各奔旅途了。

    至于阿奈,雖然當天晚上就趕到了莊園,但已于事無補了。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我被時間回旋踢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