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的幻想生物 > 第三百二十章 愿得一花香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我的幻想生物最新章節。

    同一棟大樓的另一個辦公室里,嚴鈺玲意外的碰到了云秀。

    “云姐?你怎么在這里?”

    云秀提著一個塑料籃子,里面放著幾個規整的飯盒,她見到嚴鈺玲,臉上立刻綻開了開心的笑容。

    “來找你啊,我給你們送吃的來。”

    嚴鈺玲眨巴著大眼睛,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原來云姐轉行做廚師啦!好厲害!”

    話沒說完,嚴鈺玲的后腦勺就挨了一巴掌,嚴鳳羽黑著臉訓斥道:

    “胡說八道什么那!也不看這是什么地方!”

    嚴鈺玲一邊捂著后腦勺慘叫,一邊蹦到了云秀身后,沖著姑姑吐舌頭:

    “略略略,我才不怕你呢,大魔王!”

    云秀見狀笑的更開心了:

    “嚴姨,沒關系的,我跟玲兒平時都這么鬧的,這里雖然是辦公場所,但是開個玩笑還是允許的,您也不要太嚴厲了。”

    嚴鳳羽點了點頭,一臉淡然的回道:

    “這丫頭整天沒正型,將來怎么出去做事啊!丟了我嚴家的臉面也就罷了,她可是還代表著承文的態度呢,沒得讓人家笑話承文所托非人。”

    嚴鈺玲撅了撅嘴,不滿的瞪了姑姑一眼,一臉的不服氣,嚴鳳羽見狀狠狠的瞪了回去。

    云秀笑著引導兩人回到沙發前坐了,然后不緊不慢的將籃子里的飯盒取出來放好。

    “承文有啥臉面了?您看他做事肆無忌憚的,他才不在乎呢!”

    嚴鳳羽意外的看了看云秀,這話里好像有些怨氣啊?謝承文到底是怎么想的呢?難道他對云秀也沒意思?想要做一個孤獨的尋道者?

    嚴鳳羽笑了笑:

    “他那是事情太多顧不過來,這些事情他也就沒精力去細想了,這也正是需要我們幫他補缺的地方,玲兒這丫頭實在是靠不住。”

    云秀一邊擺放餐具,一邊貌似不經意的問道:

    “他很忙么?”

    這次是嚴鈺玲回答了:

    “忙!忙死了!都怪那個杜主任,整天變著法的壓榨承文哥,弄一臺儀器還想要一個精密實驗室,弄好了精密實驗室又說要搞統一量衡,哎呀,煩死了這個老頭!壞得很!”

    云秀撲哧一笑,小心的看了看四周,然后低聲道:

    “玲兒啊,這里可是那個壞老頭的傳統地盤,耳目眾多,慎言,慎言!”

    嚴鈺玲一歪頭:

    “切,誰怕,當著那小老頭的面都敢說啊,要是他敢給我穿小鞋,我就...”

    嚴鳳羽清冷的目光讓嚴鈺玲后半截話沒說出來,看著她在姑姑的怒視下瑟瑟發抖的樣子,云秀很懷疑,這貨說不定真的敢往杜學東頭上扔秘術啊。

    “嘿嘿,不說這個,今天吃啥啊?是云姐做的么?”

    “不是,這是我叫的外賣,這里的食堂不好吃,你肯定不喜歡吃。”

    “嗯哼,還是云姐好,嘻嘻!”

    “那是,誰叫你喊我姐呢,不能白當你姐姐啊。”

    “那云姐你在這里做啥?不唱歌了么?”

    “唱啊,就是來這里唱歌的,一方面學習掌握施術方法,一方面也能幫著其他同事進行訓練。”

    “哦~明白了,來當奶的!”

    云秀嘿嘿一笑,事實上,她已經在這里當奶媽一段時間了,現在不少的同事都這么稱呼她,而且還是第一奶,因為某部門的奶媽不但少,而且能力相當的有限。

    嚴鈺玲一邊說話,一邊目光逡巡著,試圖尋找云雀的方位,但是她失敗了。

    “咦?為啥感覺不到小云雀了?”

    云秀抬手指了指茶幾,此刻她感覺到云雀正在茶幾上。

    “哦,原來跟蘇蘇在一起。”

    嚴鈺玲恍然,隨即又看了看云秀道:

    “云姐,你進步好大啊,云雀的氣息我都感覺不到了。”

    嚴鳳羽聽著兩人的對話,一邊給她們分飯,并且將燙碗上的蓋子打開,仔細的放在她們面前,一邊卻仔細的感知兩人的陰魂,借此來衡量云秀的實力水平。

    如果嚴鈺玲真的沒法感知云雀的存在,那么說明云秀的靈魂強度已經接近嚴鈺玲的靈魂強度了,同時,也說明云秀對于靈魂和精神波動的收束水平差不多追上了嚴鈺玲。

    要知道云秀真正覺醒才沒多久,這提高的速度有些驚人了!甚至能趕得上謝承文的修行速度了,這兩人真的都是妖孽嗎?

    嚴鳳羽有些無奈,也有些羨慕,再看看自己沒心沒肺的侄女,忽然有種想要打人的沖動怎么辦?

    “吃飯吧,別光顧著說話了。”

    嚴鳳羽反客為主的招呼著,沒等她話音落下,兩個女孩已經歡快的吃了起來。

    吃了飯收拾好東西,三人坐在沙發上繼續閑聊。

    “好慢啊,承文哥在搞啥?”

    嚴鈺玲終于將話題引向了謝承文,嚴鳳羽的目光不動聲色的瞄向云秀,云秀的眼眸微微一亮,隨即笑著解釋道:

    “他在跟我舅舅說話吧,大概是公事。”

    “切,整天那么多事,也不嫌煩,云姐,我跟你說啊,承文哥越來越沒意思了,以前跟我一起組隊上分來著,現在就會叫我干活,整天壓榨未成年少女,哎,我好難啊!”

    云秀忍著笑道:

    “誰不難呢?我也被舅舅壓榨呢!哎~”

    兩只戲精飆演技,野路子出身的嚴鈺玲竟然一點都不比科班出身的云秀差,果然,嚴鈺玲的天賦是演戲吧!

    “說起來,明天的決斗承文沒問題吧?”

    云秀的口氣很隨意,但是眼神卻悄悄的瞟向了嚴鳳羽,這個問題她實際上是向嚴鳳羽發問的,嚴鈺玲似乎沒看出來,她大大咧咧的一擺手回道:

    “能有啥問題!那個什么洛訶他敢贏么?!其實就算承文哥輸了也沒啥啊,承文哥又沒有什么包袱,不怕輸的。”

    嚴鳳羽對嚴鈺玲的這個判斷倒是很贊成的,自己這個侄女其實一點都不笨,就是不上心,一點上進心都沒有,整天就知道瞎玩。

    云秀見嚴鳳羽頗以為然的點著頭,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氣,其實這個道理她又怎么會不懂呢,如果有危險的話,別說她了,就是舅舅云無爭也不會讓謝承文去冒險的,所以,明天的決斗是完全不用擔心的。

    “這樣啊,我就是覺得這事有些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為啥要打。”

    “切,為了面子唄,不過其實我也挺好奇的,我聽說逍遙谷擅長使用法器呢,不知道這個洛訶的法器厲不厲害啊!咦?說起來,承文哥好像都沒準備法器啊!”

    云秀聞言一怔:

    “一定要用法器么?”

    “也不是啦,只是人家用法器,咱們也不能空著手對吧,而且承文哥制作法器很厲害的,可惜我都沒見過承文哥制作大威力的攻擊性法器呢!”

    說著說著,嚴鈺玲忽然蹦了起來:

    “哎!?我差點忘了,承文哥讓我轉交一個法器給你呢,原本我還打算去找你呢,我想想放在哪里了。”

    嚴鈺玲沖到放置在墻角的行李箱旁,回憶著自己將那件法器塞到什么地方了,嚴鳳羽無奈的抬手捂著額頭道:

    “在你隨身的包里,那么重要的東西怎么會放在行李箱。”

    嚴鈺玲豁然醒起:

    “蛤!我想起來了!就在包包里!”

    嚴鈺玲完全忽視了嚴鳳羽的提醒之功,蹦跶到沙發上抓起自己的背包,然后掏摸了一下,抓出一個硬紙盒,說實話,這個紙盒是實驗室用來裝防塵材料的,現在被謝承文廢物利用,他都沒想著要給換一個像樣的包裝。

    “諾,就是這個。”

    云秀沒有在意這個簡陋的包裝盒,忍著滿心的高興接過盒子:

    “能打開么?”

    “當然,我就是轉個手,打開看看,我都沒偷看過哦。”

    云秀終于忍不住笑了,她緩緩的打開盒蓋,露出了里面的一個玉色的手鐲,為什么說是玉色呢?因為這東西一看就不是玉石,色澤太均勻了,肯定是人工晶體。

    在嚴家姑侄兩人好奇和羨慕的目光注視下,云秀從盒子拿起了手鐲,舉起來迎著窗外的光看去,手鐲折射的光線如同彩虹一般。

    “散射光?內部有蝕刻呢,別動哦,我仔細看看,哎呀,太精細了!好厲害,好想要啊。”

    嚴鈺玲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毫不掩飾自己對這件法器的欲望。

    鐲子并不大,看起來很秀氣,光線不足時發暗,迎著光線則會出現散射現象,放在茶幾上,手鐲的中心形成了一個奇妙的圖案,仔細看時,卻又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時間一長,就覺得只是一個彩色的光團。

    說實話,東西確實很漂亮,但是這是個法器,不是首飾,漂不漂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功能。

    云秀愛不釋手的將手鐲套進手腕上,然后神色略微一怔,隨即就明白了手腕上的這個手鐲到底有啥用了。

    這個手鐲可以說是一個正向增益大全,幾乎能集合的正向增益秘術效果都具備,比如寧心、鎮神、恢復、凈化等等,而且全都是被動技能,只要云秀給法器提供精神力,那么這些效果就可以持續的附加在云秀身上。

    當然,還有主動技能,就是謝承文專門給云秀設計的那個防御攻擊一體的秘術,現在云秀大致已經掌握這個秘術,但是通過這個法器施放,可以節省一半的精神力支出,還能提高釋放的效果。

    最后還一個功效,謝承文自己也不知道是否有用,那就是傳說中的提升時運的功能。

    哪怕云秀不怎么了解法器的行情,她也知道這絕對是一個難得的精品法器,本身的價值就不用說了,關鍵是謝承文還記著給她更新法器,這讓云秀心里莫名的幸福和滿足。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我的幻想生物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