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相比起今天中午之前,老阮的行為更加反常了。

    最讓阮朝歌膽寒的是,為了帶走成雪莉,他竟然用被單制繩子,不惜冒險從九樓爬下去!

    這一個操作不好,可是要出人命的。

    對抗阮朝歌的時候,成雪莉還能拿老阮當槍使,但看到楊動后,她就嚇沒膽子了,哆嗦著著

    解釋:“我、我什么也沒做,不是我攛掇他爬窗逃走的。是、是他,對,都是他,說我留在這不

    安全,非要爬窗戶走。”

    “真的?”

    楊動再次冷冷問了一句時,成雪莉嚇得臉更白了,趕緊說:“真的!我勸過他了,我沒有撒

    謊,真的!”

    看到成雪莉滿臉都是懼意的看著楊動,秋婉有些納悶,搞不懂她為什么這樣怕他。

    當然,如果讓秋婉知道昨晚成雪莉經歷了什么,或許就能理解了。

    昨晚時,不管是從身、體上,還是從精神上,楊動都徹底征服了成雪莉。

    她是他的狗。

    楊動不在的時候,她還能撒撒歡,楊動一出現,她就半點脾氣都沒有了。

    秋婉不了解這一點,但卻驚訝的發現,楊動此時已經和剛剛大不相同了。

    不再那么油腔滑調,而是很正經。

    他站在那,就如同一把隨時要出鞘的利劍……成雪莉敢讓他不滿意,立馬就會被殺氣席卷,

    撕成碎片。

    成雪莉此時臉上露出的懼意,更是發自內心的,絕不像上午應付阮朝歌那樣,這一點秋婉能

    看得出。

    同時,秋婉終于多楊動有了些改觀:看來,楊動也并非就是草包一個。

    老阮也發覺成雪莉很怕楊動,馬上就上前一步,擋在了她面前,眼睛死死盯著楊動厲聲說:

    “你想怎么樣?”

    看到老阮這樣護著成雪莉后,阮朝歌卻是心里一酸。

    他小的時候,再被欺負了的時候,老阮也是這樣擋在他面前的。

    跟當年比起來,老阮無疑是老了很多,可仍舊是頂梁柱。

    只是梁下面保護的人,卻變了。

    楊動也沒想到老阮會這樣強硬,微微收斂了下殺氣,向前走去:“阮叔叔,我是阮朝歌的好

    朋……”

    “站住,不許過來!”

    老阮才不管楊動是誰的朋友,只是打心里有股命令在告訴他:楊動很危險,會傷害成雪莉!

    所以他看到楊動往前走后,馬上就伸手擋著成雪莉向后退。

    他剛退了一步,楊動忽然動了。

    “楊動,不要!”

    楊動一動,阮朝歌就發覺他要做什么了,趕緊出聲阻攔。

    但楊動的速度,卻是他根本攔不住的,手掌化刀,只一下:砰!

    老阮后腦一陣發蒙后,就翻著白眼的朝地上倒去,阮朝歌眼疾手快,趕緊抱住了他。

    楊動這時候才解釋道:“阮叔叔不是中了天堂散,而是另一種類似于精神控制的手段。當前

    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昏過去,不然會極大的損傷他的精神。”

    阮朝歌還沒來得及朝楊動發脾氣,就被人家一番話堵得沒話說了,只是悶悶的看著楊動,說

    :“你確定?”

    “不確定,但也差不了太遠,無非是一種障眼法而已,我經歷過。”

    楊動淡淡的說。

    早在河底古墓中時,楊動就經歷過被精神控制。

    在彼岸花粉的影響下,他曾幻覺的看到了雕畫中一千四百年前的古蜀公主復活。

    所以看到老阮的情況后,立馬就想到了什么。

    “我信你。”

    阮朝歌低低的說了一聲,攔腰抱起了父親,轉身說:“謝謝。”

    楊動笑了:“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

    楊某人說的很平常,就像朋友間相互幫忙一樣。

    秋婉這才終于發現,楊動,絕不是她想象中那種人。

    “這里交給你了。”

    阮朝歌說了一聲,抱著老爹走出了門,秋婉趕緊跟了上去,關上了房門后,才低聲問阮朝歌

    :“朝歌,這個楊動,到底是什么人?”

    “你知道騰飛集團嗎?”

    阮朝歌抱著父親,頭也不抬的說了一聲。

    “知道啊,現在誰不……這個楊動,不會就是那個楊動吧?”

    秋婉嚇了一跳。

    剛開始聽到楊動的名字時,她并沒有多想,更沒有把他跟騰飛集團那個楊動聯系到一起,直

    到阮朝歌說出這句話后,她才猛地醒悟過來。

    “對,他就是那個楊動。”

    阮朝歌扭頭看著她,笑著問:“是不是很吃驚?”

    “吃驚倒是不吃驚,他應該算華國最有錢的人之一了吧?怎么還這么喜歡占小便宜?”

    秋婉蹙眉說出了自己的疑問時,不等阮朝歌回答,走廊一旁的沈弈卻開口了,他明明不知道

    之前發生了什么,卻很能抓住重點的說:“因為友情,就是在相互虧欠中加深的。”

    楊動占老阮一點便宜,反而說明他和老阮關系很親近。

    阮朝歌和楊動,都很相信彼此,但時間,卻不夠他們慢慢培養友誼了。

    這種象征性的虧欠,就是簡單促進友誼的手段而已。

    倒是秋婉覺得楊某人不矜持,喜歡占小便宜了。

    等阮朝歌三人走后,楊動才看向了成雪莉。

    目光很平淡,就像是一位老人站在家門前發呆一樣。

    接下來的幾分鐘都沒有動一下。

    成雪莉,臉色卻越來越難看了,汗水,從額頭上冒出,身、子,也顫抖的越來越厲害,大滴大

    滴的汗水,從額頭上冒了出來。

    她一直都不敢抬頭,不敢和楊動對視,可就算不抬頭,她也能感覺到楊動始終盯著她。

    因為她能感覺到,楊動那平靜的目光中,還蘊藏著一股殺意。

    凜然的,毫不留情的殺意。

    楊動起了殺她的心思!

    這種心思,讓她如同遇到天敵的小動物,全身神經都緊繃著,一個不小心就會徹底崩潰。

    成雪莉在棒子國身居高位多年,手上掌握著成百上千人的生死。

    按理說,她養成的氣場,應該比楊動更強勢才對。

    畢竟楊動只是個小殺手,以前是靠他們這些大人物,手底下流出的小資金過日子的。

    可現在,她卻被楊動徹底壓制住了。

    再身居高位的人,也怕死吧?

    何況成雪莉從來都沒有破釜沉舟的勇氣,說白了,她就是個溫室中的花朵。

    慢慢地,成雪莉額頭的汗水淌了下來,嘴唇,也因為緊要而出了血。

    甜滋滋的腥味,刺激了她。

    成雪莉,是個很喜歡鮮血的女人,別人的血讓她有成就感,自己的血卻讓她有種發狂的感覺

    。

    她不能再忍了,必須抬頭!

    成雪莉下定決心,艱難的抬起了頭,擠出自己最兇狠的目光迎向楊動的目光時,后者原本平

    靜的目光,卻倏地爆發出一股凌厲的煞氣。

    就好像在陰曹地府中泡了很多很多年,那股子煞氣讓成雪莉從生理上感覺到全身都在發涼。

    要死了!

    我要死了!

    我要被拖入十八層地獄了!

    駭人的念頭爬上她的腦海,讓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一下涼透了,忍不住的腿子一軟:噗通

    !

    她跪下了,或者說趴下了。

    就好像她的骨頭再也支撐不起那顫顫發抖的靈魂一樣,扣手趴在地上,像朝天子跪拜的臣子

    ,匍匐著,顫抖。

    “求求你,求求你!”

    成雪莉放聲大哭,艱難的求饒著。

    楊動根本沒有威脅她,她在求饒什么?

    楊動微微閉上了眼,再睜開時,那股子煞氣已經消散了。

    煞氣,或者說殺意,絕對是楊動從一次次廝殺,一次次死里逃生中磨礪出來的。有些人,霸

    道的事情做多了,自然就顯得很兇。

    楊動,殺人太多了,自然就帶有一種駭人心魄的煞氣。

    就是這股煞氣,讓成雪莉忍不住的,不受控制的跪拜了下來,磕頭求饒。

    這一切,絕對是法子內心的,這是靈魂上的屈服。

    但隨著楊動煞氣消失,成雪莉心里那股恐懼,也一下消散了。

    她的求饒成功了。

    “呼、呼……”

    忍不住的大口呼吸著,成雪莉滿頭都是大喊,因煞氣而涼透的血液也恢復了溫度,讓她大腦

    快速活躍起來。

    緊接著,她就感受到了羞辱。

    她可是驕傲的女王,卻主動像條狗一眼跪伏在楊動面前,這絕對是她的恥辱!

    看到成雪莉跪伏在自己腳下,渾身又開始輕抖后,楊動才緩緩朝這邊走了兩步,坐在沙發上

    ,拿了個干凈杯子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淡淡的說:“說說吧,這是怎么回事。”

    剛才,楊動是真的動了殺心。

    因為某些原因,楊動不想成雪莉去死,但這并不代表著她在把心思耍在老阮身上時,楊動就

    會對她束手束腳的。

    成雪莉對老阮耍心思,就證明了她的不甘,就像早上楊動跟阮朝歌說的那樣。

    既然她不甘心留在身邊,還想著整些幺蛾子出來,那楊動為什么不殺她呢?

    害怕成雪莉背后的勢力?

    楊動還真不怕,在感受到這個女人的麻煩后,立馬就起了殺心。

    再禍水的女人,成了尸體,也就安全了。

    成雪莉口干舌燥,頭也不敢抬的跪在地上,干巴巴的說:“我、我不知道。”

    因為極度的緊張害怕,使她的聲音有些不正常。

    “不知道?”

    楊動喝了口茶水,站了起來,緩緩走到了窗戶邊,淡淡的說:“過來。”

    就像是遙控玩具一樣,成雪莉聽話的站起來,乖乖的“爬”到了楊動面前。

    楊動又說話了:“起來。”

    成雪莉慢慢站了起來。

    “這里是九樓,有人從這摔下去,必死無疑。”

    楊動看著那扇窗戶,淡淡的說:“你想要阮來東死?”

    “不、不是我,不關我的事。”

    成雪莉臉色大變,趕緊顫聲解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求……啊!”

    成雪莉話音未落,身、子就陡然飛起,嚇得她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叫時,身、子已經騰空,而下面

    不是安全的地板,而是空氣。

    她,被楊動從窗口丟了出去。

    窗外的風,冷的刺破人心!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