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天策狂兵 > 第1546章 母體子體的轉換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每一個正常女人,都需要一個依賴。

    而這個依賴通常就是她們身邊最親切的人。

    年幼的時候是父母,成人之后是老公,等老了就是兒女。

    林姑早就沒有家了,根本談不上父母和老公,更談不上兒女。

    在她心中,最依賴的那個人就是賀城慶。林姑知道他給不了她名分,但如果說世界上還有誰值得她不遺余力的付出,那這個人只能是賀城慶。

    所以在看到賀城慶被自己擊傷,倒地后那譏諷的笑容后,林姑的心都要碎了。

    賀城慶,絕對是林姑最愛的男人,盡管兩個人的關系是絕對不正常的。

    但毫無疑問的是,這些年來,賀城慶已經成了林姑感情的發泄點,林姑把滿腔的愛,都傾注在了他的身上。

    明明知道賀城慶要破壞大雪苑,林姑還是不舍的殺了他,更是找了個替身來代替露面做一些事情,好保護她的安全。

    在林姑心中,如果說大雪苑是她生命中的事業線。那賀城慶就是她生命中的感情線,為了他她付出生命也甘心。

    但現在,林姑卻在被賀城慶擁抱著做那種事情時,身、體里的癡情種發作,出手傷了賀城慶。

    林姑很心疼,在看到賀城慶的譏諷表情后,她更害怕。

    害怕賀城慶就此厭惡她!

    “城慶,你怎么樣!”

    林姑撲到賀城慶身邊,把他緊緊的抱在懷中,雙指并作劍指頭,飛快在他胸口上點了幾下。

    點穴定身的功夫不是古蜀王的專利,林姑可能做不到定人,但通過點穴的本事幫情郎止痛還是可以的。

    隨著林姑幾指頭點下去,賀城慶的臉色,很快就從恢復了正常,只是嘴唇有些蒼白,當然了,肋骨也還需要好好靜養。

    不過從外面看上去,賀城慶已經和常人無疑了,除了看林姑時那抹譏諷的神情。

    林姑根本不敢看賀城慶的眼睛,只是把他輕輕摟在了懷中,垂著眼簾問:“城慶,感覺好些了沒有?”

    賀城慶掙扎了幾下,想沖林姑懷里掙脫出來,但肋骨的疼痛卻讓他提不起勁來,最后只好冷冰冰的道:“我沒事。”

    “真的沒事?”

    林姑的聲音帶著明顯的顫抖。

    她出手傷人,是因為在賀城慶強行進入她身、體的瞬間,她全部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就好像見到天敵的野獸,全部毛發都會豎起來的那種緊張感。

    那種感覺,讓林姑心跳加劇,肌肉收縮,筋骨也都像是被拉扯著一樣,她甚至感覺如果繼續下去,她可能會變成蜷縮的一坨肉。

    那種痛苦,根本無法用語言來形容,逼迫她本能的做出了反擊。

    賀城慶在笑。

    林姑知道他在笑什么,因為她剛剛品嘗過的痛苦,賀城慶早就品嘗過。

    自從青春期來臨后,賀城慶不自然的就會對異性產生興趣。

    而毫無疑問的是,依著賀城慶的條件,根本不會有異性能抵擋住他的甜蜜攻勢。只要他想,就會有數不清的美女主動投懷送抱。

    但不管是什么樣的女人,不過她們有多好看,只要賀城慶想和她發生關系,就會體會到林姑剛才的感受。

    那種痛苦,來源于體內的癡情種。

    那些細小的蟲子,寄宿在人的體內,在賀城慶對別的女人散發出荷爾蒙氣息的時候,機會蘇醒,開始撕咬他的神經,吸食他的骨髓。

    那簡直是地獄般的折磨,在這種折磨下,賀城慶只能對其他女人望洋興嘆,只能喜歡林姑。

    很長一段時間,賀城慶都以為這是種心里疾病。

    在暗中他曾請教過無數這方面的名醫專家,但誰都搞不清這是怎么回事。

    那時候,賀城慶壓根就不知道,他已經被林姑種下了癡情種,這輩子只能跟她一個女人發生關系。

    當然了,賀城慶也不知道林姑不是只有他一個男人的,她體內的癡情種是母體,能天女散花般的控制很多男人。

    大雪苑的老苑主,還有幾個莫名失蹤的達官顯貴,都是林姑控制的對象。

    如果賀城慶知道這些話,一定會氣到吐血,不過他沒機會知道這些了。

    就在上周,林姑暗中把除賀城慶之外的所有人男人都解決了。

    因為她體內癡情種反噬了,某個子體的癡情種蠱蟲,因為某些原因成長為了比母體更強的存在。

    很自然的,那個子體就成了新的母體,而林姑體內的母體,也就成為了那個新母體的子體。

    說起來很復雜,但簡單的來說就是,她現在和賀城慶一樣,不能再和其他男人做那種事了,只能和擁有母體的男人做。

    而那個男人,毫無疑問就是楊動。

    因為除去楊動和賀城慶外,其他擁有癡情種的人都被她干掉了。

    眼下賀城慶也不是母體擁有著,那毫無疑問的是,母體擁有者就是楊動。

    也就是說,現在林姑要想跟男人恩愛,只能去找楊動,就像賀城慶以前只能找她一樣。

    癡情種,絕對是世界上最邪惡的手段,現在,賀城慶要想做那種事,還是像以前那樣只能找林姑,而林姑呢,卻只能去找楊動。

    這一切,似乎成了死循環。

    作繭自縛。

    這個成語對妄想控制楊動的林姑來說,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

    每次,在拒絕賀城慶后,她都必須得找些理由,讓他給自己一些時間什么的,但這次,林姑相信他已經看出了些什么。

    再隱瞞,已經沒什么意思了。

    “我沒事。”

    賀城慶抬手擦了擦嘴角,艱難的扶著床坐了起來。

    看著林姑,賀城慶緩緩問道:“你打算怎么辦,是不是去蘇北找他?”

    “你在說什么呀,我哪里也不去,我就陪在你身邊。”

    林姑眼神閃躲著回答。

    她不想讓賀城慶知道,這段時間來,她為了避免癡情種帶來的痛苦,一直在自己轉移心中的愛。

    以前她愛賀城慶,現在她在努力愛楊動。

    畢竟,無論她有多么的愛賀城慶,兩人都沒法恩愛,他們之間的愛情終究不會有結果的。

    但楊動就不一樣了,他們之間完全可以出現愛情,而且不違背天倫。

    賀城慶并沒有意識到林姑的想法,只是說:“你得去找楊動,找他解除癡情種,只有這樣,才能解除我們兩個人的痛苦。”

    賀城慶這樣說,就是表明:楊動跟林姑之間的關系,我已經知道了。

    林姑雖然竭力隱藏什么,但依著賀城慶經過這么多次的試探,要是還看不出她也是中了癡情種,那就別做大雪苑的王了。

    不過賀城慶還是不明白,癡情種明明是林姑培養的,她才是真正的母體。

    可楊動怎么就反客為主了?

    賀城慶想不明白,跟不愿去想,因為他只要一有這個念頭,那種戴綠帽子的憤怒和羞惱就會讓他失去理智。

    “對不起,城慶,真的對不起。”

    林姑呆愣半晌,才抱住賀城慶,無聲嗚咽起來。

    她是愛賀城慶的,十幾年如一日的愛,可就在幾周前,因為她的愚蠢,導致她現在不得不被楊動控制。

    她恨楊動,現在卻又要愛楊動……這種痛苦,絕對是對心靈最大的折磨。

    “你沒什么好對不起我的。”

    賀城慶輕輕嘆了口氣,抬手把林姑攬在了懷中:“我們向來是一體同心的,現在你遭受了痛苦,我也難過。你實話告訴我,你還有沒有辦法解除癡情種?不要再被楊動控制了,我不能沒有你。”

    賀城慶溫柔的話,讓林姑渾身一顫,眼淚一下就流了出來,開始后悔為什么瞞著他轉移對他的愛。

    可她卻沒有看到,賀城慶現在的眼神有多么冰冷,就像南極萬年化不開的冰川,凍結著最不可原諒的痛恨。

    賀城慶承認,以前的他是相當愛林姑的。

    因為林姑也愛他,而且她也是個極品女人。

    但自從知道,他的愛情是被林姑控制的之后,賀城慶對她的感情,就已經悄悄發生了變化。

    這種變化,在得知林姑為了控制楊動也給他種下癡情種后,達到了巔峰。

    賀城慶能猜到,林姑給楊動種下癡情種只是第一步,想要控制楊動,她還得和楊動發生那種關系。

    林姑是賀城慶唯一的女人,但現在,她卻要跟別的男人發生那種關系。

    只要賀城慶還是個男人,就絕對無法原諒這件事。

    賀城慶很討厭這種被女人背叛的感覺,他要林姑死!

    今天證實了自己所想的那一切,都是千真萬真的后,賀城慶知道接下來他該做什么了。

    所以他才會這么溫柔的擁抱她,安慰她,把這個女人感動的一塌糊涂。

    他當然不是真的要林姑找楊動,好解除癡情種,他只是想知道癡情種的接觸方法。

    在賀城慶看來,當初林姑既然能給他種下癡情種,那么就有辦法解除掉,比方可以摧毀在她體內的那個母體。

    那樣的話,他就能脫離林姑的掌控,能做他想做的任何事!

    他以前不能砰的女人,不能展開手腳做的事情,都能做了。

    當然,他也很清楚,要想讓林姑解除對他的控制,也不是那么簡單的。這個女人,這么多年手在他身邊,還不就是為了控制他?

    林姑為了他付出那么多心血,又怎么會輕易放過他?

    所以賀城慶在對她說這些甜言蜜語,因為他知道,只有讓這個女人認為他真的愛她,兩人有沒有癡情種都能一心一意的在一起,林姑在可能接觸癡情種。

    林姑用了十幾年編織一份愛的夢境,現在賀城慶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起閱中文網(www.qyzww.com)為您提供天策狂兵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