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天策狂兵 > 第1385章 命運不公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看著林姑體內再次爬出了幾條蟲子,難以忍受的惡心感讓賀城慶再次想起了他體內的蠱蟲。

    賀城慶再也待不下去了,趕緊關上房門,轉身朝外面跑去,來到洗手間狠狠灌了好幾口水漱口,又把腰間的槍支拔出來后,這才再次看向臥室那邊。

    臥室的房門依舊緊緊的關閉著,那些蟲子倒是沒有爬出來再惡心他。

    賀城慶死死盯著臥室那邊,等了足有十分鐘后,才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賀城慶慢慢把眼睛靠在門玻璃上,向里看去時,一條蟲子,卻猛地出現在了他臉上。

    “啊!”

    賀城慶嚇得猛地尖叫一聲,身、體就想觸電一般后仰。距離遠了,他才發現那條蟲子,只是爬到了玻璃上而已,壓根就沒法出來。

    那條爬在玻璃上的蟲子,此時正焦躁的想找到突破口來外面。

    但它畢竟只是蟲子,沒長手沒長腳的,難道用意念開門?

    慢慢的,賀城慶放下心來,湊過去后就看到,那條蟲子蠕動的動作越來越僵硬,最后干脆一動不動了,掉了下去。

    遠遠的,賀城慶還看到臥室那邊的地板上,還有一條蟲子,一動不動好像死了一樣。

    “呵呵,原來這些臟東西只能在人肚子里活著,出來就會死球?”

    想清楚咋回事后,賀城慶冷笑一聲,靠在了門板旁邊的墻壁上,點燃了一顆煙。

    說實話他真的搞不懂,林姑為啥會忽然這樣了。

    現在他最希望,林姑能夠把她身、體里那些可惡的蟲子都吐出來。

    因為他曾經聽她詳細說過癡情種的情況。

    在林姑的本體手里,掌握著約莫九條左右的母蟲。

    如果這些蟲子都死了的話,那其他種了癡情種的人,就會相安無事了,因為在別人身上的癡情種的蠱蟲,也會在同一時間死去。

    那時候,賀城慶很想問林姑那些母蟲都藏在哪里,看來現在不用也知道了:肚子里。

    賀城慶現在很希望林姑體內的癡情種母蟲都死絕了,那樣他也就能擺脫束縛了。

    至于擺脫束縛之后……他當然不會滅了林姑,她現在還不能死,因為她是大雪苑當前最大的助力。

    不過,林姑以后別想再享受那種超然地位了。

    不過現實很骨感,讓賀城慶失望的是,林姑好像只吐出了三條蟲子,接下來的一段內,就再也沒有一條蟲子爬出來了。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她的臉色,也慢慢的恢復了正常。

    約莫一個小時候,林姑從昏迷中清醒了過來。

    這時,門外已經有一地的煙頭了。

    賀城慶以為,在她昏迷的這段時間里,她肯定什么也不知道。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林姑坐起來后就神色如常,很干脆的爬起來,走到茶幾前拿起杯子漱了下口,隨后拿過紙巾擦了下嘴角。

    等做完這些,她才坐在沙發上,然后沖他招手,示意他進去。

    賀城慶猶豫了下,開門走了進去。

    “剛才是不是嚇壞你了?”

    林姑坐在沙發上,依舊如以前那樣充滿魅力,就好像剛才猙獰可怕,翻著白眼要死一樣的人不是她那樣。

    故作優雅!

    賀城慶心里暗罵一句后,淡淡的點了點頭。

    “你的臉上,有臟東西。”

    林姑抬手指了指賀城慶的臉頰

    賀城慶抬手摸了下,一條干癟的蟲子尸體就掉了下來。

    這正是之前賀城慶一耳光扇在自己臉上打死的那只蟲子。

    “它想鉆進我嘴里,我用手打死了。”

    賀城慶看了眼地上的蟲子,抬起頭說:“另外還有兩條蟲子,就在地板和門后面,它們是沖著我來的,想鉆進我嘴里,我不喜歡被它們鉆進嘴里。”

    “我知道,你不用解釋。”

    林姑淡然一笑,抬手拍了拍身邊的沙發:“來,坐我身邊,聽我跟你說。”

    賀城慶猶豫了下,走到林姑身邊坐下,再次點上了一根煙。

    “抽了不少煙吧,抱歉,嚇壞你了。”

    林姑嫣然一笑,抬手攏了下紛亂的花白長發,說道:“剛才你也看到了,這幾條蟲子都是從我嘴里爬出來的。”

    賀城慶點頭:“嗯,是的,親眼所見。”

    “它們,就是控制你和還有楊動的蠱蟲。”

    “嗯,猜得出。”

    “你別害怕,我剛才忽然會變成那樣,是因為到了蠱蟲蛻皮的時間。”

    林姑拿起一張紙巾,給賀城慶擦了擦額頭,柔聲問道:“就好像蛇蛻皮一樣。”

    為了活更長時間,很多爬行動物都會有蛻皮的行為,蛇為了長大,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蛻一次皮。

    這件事賀城慶知道。

    現在林姑在告訴他:蠱蟲也是會蛻皮的。

    經過蛻皮的蠱蟲,會擁有更長的壽命,而無法成功蛻皮的,則會被趕走。

    就像之前死掉的那三個,從林姑嘴里爬出來。

    蠱蟲蛻皮,林姑作為主人自然也會受影響,她最近太忙了,忘了做好準備,這才會變成剛才那樣。

    不過休息了一個多小時后,她已經慢慢恢復了過來。

    “每當經過一次這樣的經歷,我對蠱蟲的控制就愈發嫻熟,將來控制楊動也更方便。”

    簡單敘說的一遍蠱蟲的蛻皮后,林姑淡淡笑道:“那幾條蠱蟲被我趕走,當然會不甘心,所以才像要找另一個可以寄生的地方。”

    “就是我的身、體里?”

    “對,它們能感受到同伴的呼喚。”

    林姑解釋道:“所以你才會有嘔吐的感覺,那是正常現象,對身、體健康不會有還說呢么影響的,你不用擔心。”

    “哦,原來是這樣。”

    賀城慶恍然大悟的樣子,點了點頭,又問:“看來蠱蟲什么時候開始蛻皮,是你沒法掌握的事情啊。”

    林姑搖了搖頭:“是,不過我能大致推算日期,只是這段時間楊動那邊變故太多,我一時疏忽忘了準備。癡情種發作,我在沒準備的情況下,也出了差池,所以我剛才才會不由自主的變回年輕模樣,想那種事。”

    “那,你現在還想嗎?”

    賀城慶笑吟吟的湊過去,瞇起的眼睛里,深藏著一抹冷意:“我倒是有些意動了。”

    “只要你想,我就想。如果你愿意,我們現在就可以試試。不過,我怕蠱蟲還沒有蛻皮成功,會有一點小小的不適。”

    林姑微微垂了下眼簾,勉強笑了下,低聲說:“不過只要是你的要求,我都會答應的。”

    “小小的不適?你圓謊的本領可真強啊。”

    賀城慶心中冷笑一聲,伸手慢慢把林姑攬入了懷中。

    林姑深情的看他一眼,趴在他懷中,不再動了。

    不動的意思就是,接下來交給你了。

    賀城慶是個好男人,自然懂得林姑的意思。

    他也知道經過剛才那番折騰后,林姑肯定沒多少欲望做那種事了,所以他想做的話,必須做足了前面的戲份。

    這一點,賀城慶倒是再拿手不過了,在他的挑逗下,林姑很快就有了反應。

    她的臉頰浮現上了微紅,眼神也開始迷離……不過,賀城慶卻能看出其中的一抹虛偽。

    她是在偽裝,她根本沒有意動。

    賀城慶不動聲色的把她放倒在了沙發上,很溫柔的繼續著。

    但就在他準備進行下一步時,林姑臉色卻猛地一變,立馬抬手把他推開,隨即從沙發上站起,臉色刷白。

    賀城慶一臉的茫然:“怎么了?”

    “現在還、還不行,我得需要休息一段時間。”

    林姑死死咬了下嘴唇,彎腰撿起地上的衣服,快步走出了賀城慶的臥室。

    當她的身影消失在門外時,賀城慶嘴角上慢慢浮上一抹冷笑。

    林姑在撒謊。

    她說的蛻皮也好,癡情種的其他事情也好,都是假的!

    賀城慶是個聰明人,他能隱隱猜到,林姑體內的癡情種,一定是出了大問題。

    賀城慶沒有猜錯,林姑用她苦心飼養多年的癡情種,如今竟然不受她控制了。

    她不知道為什么,剛剛在和賀城慶做前面戲份的時候,她竟然感到無與倫比的惡心和難受,然后,她就想到了楊動。

    就好像,楊動是癡情種的主人,而林姑則是被下種的人一樣!

    為什么會這樣?

    林姑回到自己臥室內后,快速把房門反鎖后,扶著墻干嘔了好一陣,最后才無力的癱倒在了地上,痛苦的閉上了眼。

    為什么會這樣,其實林姑已經多少知道一些答案了。

    這一切,一定和楊動那邊的蠱蟲有關!

    楊動那邊的蠱蟲,一定是不知道為什么的變強了。

    癡情種是一種很特殊的蠱蟲,林姑這邊的癡情種之所以能控制楊動和賀城慶體內的癡情種,是因為她體內的癡情種陰性更足。

    如果楊動體內的癡情種的陰性能更足,就能反客為主,使得林姑稱為被下蠱之人。

    楊動一定是吃了什么陰性十足的東西,不然,她也不會被蠱蟲反噬,更不會在和賀城慶親熱時,滿腦子都是楊動。

    怎么可能會這樣呢?

    我苦心飼養的青人蠱,怎么可能反成了他控制我的武器?

    而且,楊動又怎么敢不要命的吃下至陰之物?

    如果林姑知道,楊動不要命的把彼岸花的花瓣吃了,而他體內的蠱蟲又恰好在花海中吸收足了陰氣,肯定會大喊一聲:命運不公!

    起閱中文網(www.qyzww.com)為您提供天策狂兵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