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天策狂兵 > 第1381章 毒的交鋒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早在楊動和鐘心妍一塊困在古墓中時,楊動就隱約想到了控制蠱毒的方法。

    楊動很是懷疑,他體內的蠱毒和他的關系,類似于是寄生的。

    在被紅依治療之前,楊動體內的蠱毒是對他的身、體控制權更強,所以才會讓楊動每天活在對女人的需求之中。

    而在被紅依治療后,蠱毒的威力減弱,沒法對楊動有那么強的控制權了,就確確實實的成為了一個“寄生體”。

    楊動活著,寄生體才能活著,儼然成了和楊動共同進退的東西。

    正因如此,楊動在遭遇強敵青衫老頭的時候,蠱毒才會一次又一次的反饋給他生命力,讓他能和那變態老頭硬抗。

    之后,楊動在古墓中,他在彼岸花的影響下,竟然看到壁畫上的古蜀公主活了過來。

    當時在幻境中,楊動就覺得體內的蠱毒蠢蠢欲動。

    后來,楊動突然像被抽空了體力一樣,差點被失去意識的鐘心妍活活咬死……估計也是因為體內蠱毒抽干了他的力氣。

    蠱毒為什么會抽干他的力氣?

    楊動隱隱猜測,是因為他體內的進入的病毒,相當于侵占了蠱毒的地盤。

    銀子病毒和彼岸花一塊形成的威力太強大了,直接讓楊動體內的變態蠱毒,也要借用楊動力量才能把它們壓制住,所以楊動才會在一瞬間好像失去了力氣一般。

    而楊動體內的病毒被壓制后,蠱毒才安分下來,把力量還給楊動,讓他掙脫開鐘心妍活了下去。

    這些,就是楊動的猜測。

    不得不說楊某人還是很聰明的,他的猜測其實很準確,不過當時蠱毒借用他的力量,不是為了壓制彼岸花和銀子病毒,而是為了壓制另一種楊動體內的蠱毒。

    到現在,楊某人都不知道,當初他在房間里喝的水中,隱藏著一種雄性蟲卵。

    那些蟲卵,會在雄性的體內存活,攜帶有一種十分可怕的蠱毒。

    楊動現在只知道,他如果想要收服體內的蠱毒,就一定要給蠱毒找一個敵人。

    現在楊動的身、體,就好像成了蠱毒的領地一般,一旦有外敵入侵,馬上就會引起蠱毒的反擊。

    只要能把蠱毒壓制到足夠弱小,那楊動就有信心收服蠱毒。

    至于怎么收服,那就是一種感覺了,就好像你去問一個長尾巴的人怎么讓尾巴動起來的一樣,他只能告訴你:憑感覺。

    楊動就有那種感覺,只要蠱毒足夠弱小,那他就有機會收服它為自己所用。

    進入房間后,楊動就聽到浴室那邊傳來了嘩嘩的水聲,一個婀娜的身影在其中沖洗著。

    不用問楊動就知道,里面的是沈云蓉。

    楊動苦笑一聲,沈云蓉這么猴急的,也是這些日子想他想的太緊了。

    楊動把外套搭在衣架上,走進臥室后從口袋里拿出了一樣有些干癟萎縮的東西。

    這是彼岸花的花瓣。

    楊動再把彼岸花踩爛之前,有心留了一瓣花瓣。

    當時楊動也沒多想,就是怕將來說起這件事的時候,別人都以為他是精神病呢,所以準備了兩個證據:鐘心妍算人證,彼岸花花瓣就算物證了。

    之前楊動也沒想過要把蠱毒收服,直到熊大師說起后,他才想到這一點:彼岸花只是花香,就有如此巨大的威力,甚至在配合銀子病毒的時候能突破他百毒不侵的體質,那他如果吃下一整個花瓣,會不會引起蠱毒的反噬?

    很有可能!

    彼岸花這種稀世珍品,在墳頭子里不知道待了多少年,僅憑著花粉香就能把人迷惑的跟掉了魂一樣。

    如果這東西都沒法引起蠱毒的反應,楊動也只能考慮考慮用化清神羅露的稀釋品嘗試一波了。

    在古墓被發現后,地下的土質,和之前害死李樹青的化清露就被楊曉松拿去做研究了,相信那邊應該有些結果了。

    深吸一口氣,看著那片還隱藏著點點生機的彼岸花,楊動下定了決心,一口吃了下去。

    說實話,楊動這種方法其實算是以毒攻毒,用一種新的毒素卻消磨體內原有的毒素。

    萬一成功不了,會不會有危險,楊動也不知道,不過他卻相信事情不會比這更糟糕了。

    隨著華山閣的介入,楊動已經沒法滿足只能在晚上活動了,萬一白天出了事,他等晚上再去解決,真的是黃花菜都涼了。

    彼岸花花瓣的味道有些清涼,一入口就給楊動一種很舒適的感覺。

    可等楊動嚼了兩下后,極度的苦味就浮了上來。

    自然界中,生物會用各種味道保護自己。

    苦,也是生物進化出的自我保護機制,一般的食草動物就不會傻兮兮的去吃那些苦葉子。

    楊動不是食草動物,但他好像比牛羊還要蠢,把彼岸花嚼吧嚼吧就咽了下去。

    其實他以前在非洲執行任務的時候,饑不擇食的時候不是沒有吃過草根樹皮啥的,但也從沒吃到過這么苦的東西。

    強忍著嘔吐感,楊動趕緊咽了下去,但那股子苦味還是在口腔里翻涌,甚至順著食道反噬出來,整個胃部都開始痙攣。

    苦,太苦了。

    楊動倒是沒少品嘗疼痛,當初古蜀王在歐洲的時候,就用特殊手段讓他疼痛無比過。

    楊動以為,那就是他能品嘗到最難受的感覺了,但他卻沒想過,苦竟然也能苦的這么難受。

    從胃部開始,就好像全身的肌肉都被灌下了苦湯一樣,萎靡不振的提不起半點力氣。

    他的肉、骨頭、血管好像統統都被苦到了,半點也活躍不起來,肉在軟塌塌的往地上垂,骨頭好像對不準關節一般混亂的滾動著,血管里的血液的流速也變緩了。

    胸悶,氣短,楊動明明在下意識的大口呼吸,可氣管卻軟塌塌的不肯工作。

    難受的感覺,讓楊動的意識也混亂起來,他只覺得眼前天旋地轉,連靈魂都好像被苦到不能工作了。

    “怎么會、這么苦,蠱毒、蠱毒怎么還不出來,難道我失敗了?”

    楊動心里閃過最后這個念頭的瞬間,一股子灼燒感刺激突然襲來,他那耷拉著的眼皮也猛地睜開,瞳孔一下變成了烈日般的火紅色。

    吼!

    這一刻,他仿佛聽到體內傳來一聲憤怒的龍嘯,就好像巡視領地的霸王龍,看到一只大鳥闖進了他的地盤。

    彼岸花的出現,果然被蠱毒當成了挑釁,它根本容忍不了,自己霸占的身、體中出現這種異物。

    “來了。”

    楊動喃喃嘟囔出這兩個字,就覺得四肢百骸好像過電一樣,猛地傳過了一波灼燒的感覺。

    他只感覺剛剛身、體里的苦水,就好像被一陣烈火燒過一樣,被狠狠蒸發干凈了。

    然后,楊動就清醒了。

    剛剛體內的那種苦澀感完全消失了,灼燒感也在迅速消退。

    楊動臉色發紅的從床上半坐起來,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干巴巴的出了口氣。

    他最終還是失敗了,彼岸花的苦毒雖然挺變態的,但在蠱毒面前,好像根本不堪一擊。

    現在彼岸花的苦毒消失了,但他體內的蠱毒卻明顯還在,最好的證據就是:他的褲子已經鼓鼓囊囊的支棱了起來,看起來是急需要發泄一下。

    聽著浴室那邊水龍頭關掉,楊動心里的躁動更甚,臉上的苦笑也更甚:“沒想到彼岸花的毒素都奈何不了蠱毒,看來只能去軍方那邊問問,拿什么化清露的研究有沒有進展了。”

    干巴巴的抿了下嘴唇,楊動下床給自己倒了杯水。

    此時外面天光已經大亮,蘇北從幾天前開始就一直在下大雨,今天雖然雨停了,但天氣還半陰不陽的沒有陽光露出來,所以他也不怕被蠱毒刺激的太狠。

    “楊動,我們要不要去地下室?”

    楊動剛喝了一口水,沈云蓉就推門走了進來,因為外面天亮了,所以她有些擔心他的身、體狀況。

    “不用,就在這。”

    楊動眼神有些火熱,在裹著浴巾的沈云蓉身上掃來掃去。

    沈云蓉此時就圍著一條白色浴巾,傲人的身材根本這擋不住,惹得楊動眼眶越來越紅。

    兩人早就放肆過無數次了,所以也沒什么好害羞的。

    尤其是看到有那火熱的眼神,沈云蓉就知道他的蠱毒又發作了。

    此前的一段時間里,沈云蓉每次和楊動做那種事,都有種心驚膽戰的感覺,因為他就像個不知疲倦的機器一樣,讓她承受不住。

    但這次,經歷了這么長時間的分離,沈云蓉卻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覺。

    楊動更迫不及待,放下水杯快步朝門口走去,一邊走一邊解著襯衫扣子。

    等他走過去抱住沈云蓉的時候,楊某人的胸肌已經露了出來,沈小姐也被他抱了起來。

    楊動一腳踹上了臥室門,把沈云蓉壓在門上,吻了上去。

    糾纏,兩人糾纏般的熱吻時,沈云蓉明顯感覺到楊動呼吸中的灼燒感,比之前他們做的時候更甚。

    怎么回事?難道楊動什么時候刺激到蠱毒了?

    沈云蓉心頭剛升起這個念頭,就覺得眼前天旋地轉,隨后身、體就被丟在了一張柔軟的大床上。

    “嗯!”

    沈云蓉悶哼一聲,趴在床上拉過枕頭就蓋住了臉蛋兒。

    楊某人臉紅是蠱毒燒的,沈玉蓉也臉紅,竟然是因為有些害羞:楊動干嘛呢,這么粗魯的把人家丟過來,然后就不管了?

    一秒鐘、五秒鐘……半分鐘都過去了,楊動還沒有動靜時,沈云蓉終于納悶起來,扭頭看了一眼。

    只一眼,沈云蓉臉上的害羞就立馬消失了,因為她看到,楊動此時這個緊緊咬著牙關,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猙獰的如同厲鬼,額頭上青筋暴起,就好像,有什么東西要撕開他身、體鉆出來一樣!

    起閱中文網(www.qyzww.com)為您提供天策狂兵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