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天策狂兵 > 第514章 再次見面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在名流匯,楊某人被白露榨了個干凈,所以即使現在溫香軟玉在懷,他也沒什么齷齪想法。

    楊動和白媚,就這樣在車里里緊緊擁抱了七八分鐘后,白媚才慢慢把她為什么在這兒的原因,詳細說了一遍。

    也包括剛才去見彭小慧,也沒有隱瞞她拿著和楊動的齷齪事來威脅彭小慧。

    她是聰明人,知道現在最好實話實說。

    楊動也許當時會生氣,但應該能明白她的苦心。

    畢竟當初她為了林映冰,連命都不在意了,還會在乎其它的?

    當然了,在說到后來時,白媚是看都不敢看楊動一眼。

    實際上,楊動也有些生氣,要不是看在她可憐兮兮的份上,說不定他已經一個大耳光扇上去了。

    看著楊動攥起又松開的右手,白媚喃喃的說:“事情就是這樣子了,你要是生氣的話,那就、就打我吧,我保證不會怨你。”

    “肯定是要給你教訓的,不過暫時記在帳上。哼,你和我媽說咱倆的事,這你讓我以后怎么見她?”

    楊動一臉的氣咻咻的樣子,在媚姐光滑的額頭上彈了下,改變了話題:“你現在身體怎么樣了?”

    白媚很感動:“差不多沒事了,你現在該考慮一下小冰,還有楊家那些事。”

    “展翅集團?哼哼,我沒心情,也沒那個能力。”

    楊動冷笑了一聲,問道:“林映冰住在哪個酒店?”

    白媚眼睛騰地一亮,趕緊說出酒店的名字,又問:“你有辦法?”

    “沒辦法,我就想看看她有多么狼狽。哼,當初我就看著周易安不順眼,也就是她拿著當寶貝。現在被害了吧?活該!想我幫她,做夢呢。”

    楊動連連冷笑,一臉的幸災樂禍。

    白媚嘆了口氣:“唉,我知道你和我一樣,都很關心她,又何必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呢?”

    “哼,誰想幫那個蠢女人。”

    楊動刻薄的說著,卻拿出手機撥通了郝進的手機,也沒廢話:“最快速度趕來香格里拉,我在那等你,十萬火急。”

    ……

    林映冰醒來后,已經是午后一點鐘了。

    今天是一個難得的好天氣,秋高氣爽,天藍云飄。

    這樣的天氣,適合爬山或者看海,但用來窩在酒店里,就有些浪費了。

    可惜林總現在壓根就沒有郊游的心情,睡醒后除了精神有些好轉了外,雙眼依舊帶著血絲。

    從洗手間內用涼水洗了一把臉,林映冰這才感覺精神力不少,走出來問小董:“媚姐呢?”

    “白總出去了,還沒有回來。”

    小董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林總,您想吃點什么,我去給你要。”

    “吃不下。”

    林映冰搖了搖頭,坐在沙發上,打開了筆記本電腦,淡淡的問:“現在你都知道了吧?”

    依著小董的聰明,看到林總和顏總都這樣反常后,她如果再察覺不出來,那她就是個傻瓜了。

    狠狠咬了咬嘴唇,小董恨恨的說:“沒想到周易安原來是個畜生!他怎么可以這樣對待你呢?”

    “畜生就是畜生,我們能猜到什么呢?”

    林映冰自嘲的笑了笑,喃喃的說:“識人不善,被畜生咬了,其實責任在我。如果當初我能警覺一點,哪怕是一點點,他也不會得逞的。現在,我只有退出明輝集團,才能保證其他股東的利益。”

    小董驚訝的問道:“林總,您、您要退出集團!?”

    林映冰臉色不變:“除了這樣做,還有第二路可走嗎?”

    “我們可以反擊啊!”

    小董剛嚷出這句話,就閉上了嘴巴。

    商場上,某上市公司遭到惡意收購后,動用大批量資金反擊,是唯一的解決方案。

    只要運作得當,資金充足,不但能化險為夷,還能從把對方拿出的那筆惡意收購的資金套牢,獲得一大筆好處。

    可問題是,林映冰現在拿什么反擊?

    明輝集團的資金有多少,人家周易安早就一清二楚了,也早就做好了一擊必殺的準備。林映冰沒有絲毫勝利的希望,唯有狼狽撤出明輝集團。

    林映冰面無表情的坐下,打開了電腦。

    僅僅一個上午,明輝集團的股票就再次漲停,這說明周易安又加大了收購力度。

    林映冰預測,最多再過兩天,周易安就會大量拋出股票,引發明輝集團的股票大跌。那時候,林映冰退都無法退了。

    周易安正是用這種辦法,來逼迫林映冰趕緊滾蛋,別耽誤他入主明輝集團。

    看著林映冰嘴角那絲悔恨的自嘲后,小董心里同樣難受,安慰她道:“白總在離開時,好像胸有成竹的樣子,也許她會找到解決辦法。”

    林映冰搖了搖頭:“我知道媚姐在努力的想辦法,但她能有什么辦法?”

    她這句話的話音未落,房門就推開,滿面狂喜的強子出現在了門口。

    因為太過激動的原因,堂堂一大老爺們說話都開始哆嗦了:“林、林總,白總回、回來了!”

    媚姐回來,你至于激動成這樣?

    林映冰不解的張嘴剛要問什么,卻又聽到強子氣喘吁吁的說:“還有、楊動也來了!”

    “楊動?”

    就像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那樣,林映冰下意識的重復了一遍時,白媚就笑著走進了客房內,后面跟著兩個年輕人。

    右邊那個,是林映冰在名流會所上見過一面的郝進。

    左邊的,正是讓她又愛又恨的楊動。

    不知道為啥來這兒的郝進,看到林映冰后,稍微愣了下,隨即雙目放光,伸出手快步走了過來:“嘿,嘿嘿,原來林總你也在這兒呀,怪不得楊動……靠,你踢我干嘛?郝爺和熟人打個招呼也不成么?!”

    “滾蛋,該干嘛干嘛去。”

    沒好氣的罵了郝進一句,楊動大咧咧的走到林映冰對面沙發上,一皮股坐在了上面,翹起二郎腿,噴了口煙霧,一副地主架勢:“強子,哥們還沒有吃午飯,搞點吃的填填肚子。”

    “稍等,馬上來!”

    強子很干脆的答應了一聲,轉身快步走出了客房。

    林映冰看著囂張的楊動,愣愣的做不出任何表情。

    小董反應的倒是很快,趕緊給這幾位沖咖啡。

    看著林映冰眼里的紅絲,憔悴的面龐,楊動心里一疼,隨后就抬手給了自己一耳光:丟人呢這不是,她落這副田地是活該,你心疼什么?

    抽完后,不等林映冰說什么,楊動就淡淡的問:“怎么,林總不認識我了?”

    “認識,怎么會不認識。”

    林映冰癡癡呆呆的說著,腦袋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董也是個聰明人,知道此時不方便在屋子里,所以給四個人沖完咖啡后,就悄悄的退了出去。

    白媚坐在林映冰旁邊,沒有說話。

    郝進倆眼珠子,在倆人臉上來回的轉,還不時的嘆口氣,跟吃東西噎到了一樣。

    楊動嘖老老實實的吸煙,仿佛別人不說話,就是房子著火他也不會張一下嘴一般。

    等他一根煙燃燒到盡頭,林映冰才從恍然間回過了神,端著茶杯問道:“楊動,好多天沒看到你了,去做什么了?”

    楊動簡單的回答:“出國,旅游去了。”

    “哦,怪不得打不通你電話。”

    林映冰垂下眼簾,又問:“那,你怎么來了?”

    楊動伸出兩根手指頭:“我來是為了兩件事。第一,是來要債的,我聽說有人趁著我外出旅游的時候,奪走了我和鳶尾花集團的合作項目,我得來討回公道。”

    林映冰的眼角,突突的跳了幾下,還沒說什么,就聽郝進在那兒推波助瀾:“不錯,趁人之危巧取豪奪他人財產,并當做自己的來申請上市,這的確不是英雄所為。”

    這家伙一臉的正義,估計給他腦袋上戴個光環都能成天使了:“而我身為該項目的第二大股東,很希望林總能給個合理的解釋。”

    林映冰皺眉,看向了白媚,希望她能替自己說句話。

    她當然能聽得出,楊動倆人這是在找茬,可又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畢竟人家沒有說錯,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會這樣做的。

    這倆大爺此時的態度,已經算是好的了。

    可這時候的媚姐卻如老僧入定,垂著眼簾喝著咖啡,仿佛陷入了冥想頓悟之中,外界的事都入不了她的法耳了。

    林映冰無奈,只好低聲下氣的解釋道:“郝先生,對不起,這件事是我失察,才導致給你造成了重大損失。”

    楊動冷冷的說:“如果道歉管用的話,那要警察做什么?”

    楊動這樣說,白媚沒覺得有什么不妥:如果把她換做是楊動,她說的肯定比這個還要尖酸刻薄。

    畢竟那是個接近十個億的大項目,你無緣無故接手過來,還眼瞅著要還不回去了……楊動不生氣才怪。

    只是林映冰卻不這樣想,她一直覺得自己替楊動代管那項業務,就是為了做好事。

    至于最后變成這樣,只是因為她錯信了周易安,好心辦件壞事而已。

    憑什么楊動能趾高氣揚的點著她鼻子訓斥啊?

    所以,林總的眼圈又紅了,又氣又委屈的反駁:“楊動,你這樣說是什么意思啊?我根本就沒想占你這個項目,我當時只想幫你而已!再說了,我又沒有動投資項目的資金!”

    看到林映冰流眼淚后,郝進閉嘴了。

    楊動卻不在乎:“切,拿別人的東西充滿面,讓自己集團上市,最后給我搞成這樣,還這樣理直氣壯的,你算第一個。”

    “你、你就是來欺負我的是吧?”

    林映冰徹底急了,啪的一拍桌子,不顧淚水噼里啪啦的往下砸,紅著眼吼:“你憑什么欺負我,我、我可不是好欺負的!”

    楊動斜著眼,淡淡說道:“切,都被人欺負到這份上了,還有臉說你不是好欺負的。那你告訴我,你那個親愛的易安哥哥捅你刀子的時候,你除了在這兒偷著抹眼淚,還干什么了?”

    楊動的話,就像一盆涼水,一下子就把林總的怒火給撲滅了。

    起閱中文網(www.qyzww.com)為您提供天策狂兵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