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天策狂兵 > 第495章 女神生病了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當天色完全黑下來時,安騰索的卡車回來了,上面載滿了各種各樣的包裹。

    這會在門口和鄰居寒暄著,那群人也看出了異常:平常拮據的安騰索,怎么可能買這么多東西呢?

    不等那些人問,他就主動笑著說他遠在大城市的弟弟來了。

    安騰索也知道不能說出年幫幫主和她的小情侶來家里住的事,可有些謊還是得圓過去的。

    “安騰索的弟弟是個有錢人,安騰索再也不是以前那個窮光蛋了。”

    這是年幫幫主在告訴哈琳的,也是在幾天后在村子里一直流傳著的一個消息。

    大家也毫不懷疑消息的準確性,因為以往連飯都吃不飽的安騰索,這幾天四處買羊羔、蓋牧場……還有大批的生活用品,往外掏錢時眉頭都不皺一下,好像流水那樣。

    很多人都想見識一下他那個弟弟,但不管是誰,只要一走到他家門口,就會被哈琳領著幾個孩子擋住了。

    阻攔他們的理由很簡單:安騰索那個有錢的表弟,不喜歡和窮人打交道。

    可沒有誰對此不滿,但村民們都很清楚,安騰索要是富起來,一定不會忘了平常接濟他的兄弟們。

    今天,已經是“小情侶”被安騰索用漁網從湖中拖出來的第四天了,楊動還沒有醒來,仍舊跟個植物人似的。

    這幾天中,都是年幫幫主給他喂飯,給他清理個人衛生。

    堂堂年幫幫主,簡直要成了保姆……不過好像也沒見哪個保姆會摟著主人睡覺。

    這幾個夜晚,年幫幫主的睡眠質量出奇的好,甚至讓她生出了“這種悠閑日子就一直過下去也不錯”的想法。

    今晚就像往常幾晚那樣,年幫幫主褪下了衣服,鉆進哈琳新買的棉被中,抱著楊動,正準備伏在他胸口睡著時,房門被人輕輕敲響了。

    自從年幫幫主和楊動住進來后,安騰索一家就住在院子里。

    他們也不在乎,反而希望倆人能在他家住一輩子。

    四天的時間,年幫幫主已經給了他們三次錢,一次比一次多。

    現在年幫幫主在他們眼中已經不是草原之神,而是財神爺了。

    誰樂意把財神爺往外趕?

    從那天開始,安騰索就再也沒有進過原本屬于他自己的房間,更幾次囑咐老婆孩子,除了送飯外,絕對不能去打攪客人。

    今晚,卻有人敲響了房門。

    年幫幫主的黛眉微微皺了起來,翻身坐起披上了衣服后,才淡淡的說:“進來吧。”

    進來的是安騰索。

    他全身上下都穿著新衣服,局促的搓著雙手站在門口。

    年幫幫主問道:“有事?”

    “有、有事。”

    安騰索咽了口吐沫,才小心翼翼的說:“傍晚我外出買煙,聽到從呼倫湖那邊鎮上來一個客商說,從幾天前開始,幾個陌生人到了鎮子上,四處散發尋人啟事傳單,說誰要是有這個人的消息,會給好多獎金……您看。”

    說著,安騰索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傳單,放在了小木桌上,這才低聲說:“我仔細看過這張傳單,和那位先生是一個樣子的。”

    說完這些,安騰索對年幫幫主方向深深鞠了一躬,低著頭慢慢退向門口時,卻聽年幫幫主問道:“那邊的鎮子,距離這邊多遠?”

    安騰索想了想,回答說:“開卡車,得走兩個小時左右。”

    年幫幫主點了點頭,又問:“你有沒有聽說過最近什么地方地震?”

    微微抬起頭看了眼年幫幫主,安騰索又飛快的低下:“啊,有,咱們這往西南走三百多公里的納塔阿富地震了,傳說哪里是成吉思汗陵呢,也不知道震壞了沒有。”

    三百多公里?

    年幫幫主的瞳孔微微收縮了下。

    三百公里放在地面上,開安騰索那輛破卡車,也就是一天多的事,但要是放在地下河,可就不是一天半天的事了。

    因為地下河始終是彎彎曲曲的,他們走過的距離很可能是地上距離的幾倍。

    年幫幫主這才想起,她好像還沒有問過安騰索,今天是幾號。

    安騰索告訴年幫幫主今天是幾號后,稍等片刻沒有聽到她再問什么,這才躡手躡腳的走了出去。

    以往,時間對于年幫幫主來說就是一個時間,別說是十天了,就是十年,對她來說也沒多大的意義。

    從她懂事起,她就知道自己的命運就已經注定了。

    復興年幫,或者帶著遺憾死去,把愿望留給下一代。

    除了上次趕往古蜀刺殺古蜀王那次,她其余的生活都像一潭波瀾不驚的死水,今天和明天,今年和明年,都沒有什么區別。

    當然,從古蜀回來后的一段時間,她的生活也有了不少樂趣:那是她在暗中觀察楊動。

    也可能正是因為那點僅有的樂趣,才讓她在不知不覺間,愛上了她觀察的那個男人。

    不過,那也只是一段時間的事情而已,總體來說,她的生活依舊平淡如死水。

    每天,她都好像一具行尸走肉,說著“我還活著”這種謊話。

    所以,年幫幫主從來沒有覺得十天有什么了不起的。

    哪怕是十年,對她來說也只是個概念而已。

    可當安騰索告訴她今天是幾月幾號,她知道她竟然在地下河里漂流了整整六天后,她竟然覺得心思猛地一跳。

    被一個她隨時可以殺死的男人抱著,漂流。

    這十天里,尤其是在安騰索家中的這四天,絕對是年幫幫主最為精彩的日子。

    她從沒有想過,她竟然很享受當前的這種日子。

    白天看著這個男人,晚上抱著他睡覺,哪怕倆人一句話都不說,但卻讓她心里有著從沒有過的安寧。

    她甚至渴望一輩子就這樣下去。

    這份情愫,從她觀察楊動這個“螻蟻”的一舉一動,學著模仿他身邊的女人開始,就種下了。

    “難道、我已經愛上了他?”

    年幫幫主呆坐半晌,才慢慢脫掉衣服,重新鉆進了被窩,摟緊了那個男人,白凈的小臉貼在他雄膛上,聽著他的心跳。

    一切和往常沒有不同,卻多了股莫名的煩躁。

    以往的幾晚,她只要鉆進被窩抱住楊動,身心就會安靜下來,用不了多久就會進入夢鄉。

    但今晚,她卻睡不著了。

    年幫幫主很清楚,她睡不著是因為她知道,楊動已經失蹤了十天,他那龐大無比的家族,肯定在四處找他,并能很快找到這兒來,把他帶走。

    不管楊動能不能醒來,那些人都不會讓他和年幫幫主呆在一起。

    她不想楊動離開。

    他是她的,只能是她的。

    雖然這個男人才剛剛從“自己的玩具”上升到“自己的男人”這個境界,但年幫幫主還是不舍得把他送出去。

    年幫幫主很清楚,依著楊家的實力,就算她帶著楊動藏到九天之外,仍舊會被找到的。

    也許只有一個辦法,可以永遠的把楊動留在身邊。

    那就是死。

    真正的,像安騰索一開始以為的那樣……殉情。

    兩個人都死了,就再也沒有誰能分開他們了。

    想到這兒時,年幫幫主終于肯定了一個事實:她真的愛上楊動了。

    她一點也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愛上他,倆人之間從沒什么海誓山盟,只有欺詐和敵對。

    可她就是不想楊動離開。

    年幫幫主靜靜伏在楊動雄膛上,許久都沒有動一下,好像睡熟了的樣子,但不時的長呼吸,卻表明她根本沒有睡著。

    “葵、庚,氣穴三遍,紫薇脈行……這是天意嗎?”

    等霜完全降下,外面傳來窸窣蟲鳴時,年幫幫主睜開了眼。

    “今晚,竟然是我最佳的受孕時間,呵呵,這不是天意,是什么?”

    年幫幫主抬頭看著楊動,喃喃說道:“既然不能和你在一起,那就干脆讓我帶走你的孩子吧,不知道二十年后,你知道自己的親生女兒是年幫幫主,會是什么感受?”

    喃喃說完這些話后,年幫幫主支起身子來,褪下哈琳給她買來的新內衣,對準那個地方,沒有絲毫前戲的坐了下去。

    ……

    他叫巴圖,是安騰索的兒子,過完今年的生日,就算五歲了。

    問題是,他已經到了這個年紀,還是改不了尿床的習慣。

    凌晨兩點中,他又尿了,原因是在夢里他變成了一只雄鷹,飛上高山采摘花兒時,遇到了一條大蟒蛇,大蟒蛇足有門前的水缸粗細,他一害怕,就尿了。

    尿床后,他本能的翻了個身,朝身邊的哥哥擠去。

    他哥睡得正香,潛意識的把他推下了攤子。

    可憐的巴圖就這樣光著屁股滾到了地上。

    巴圖立馬被凍醒了,迷迷糊糊的爬起來,走出了帳篷來到了院子里。

    冷風吹過,讓他打了個激靈,睜開眼后才發現自己正在棚子外面外面,夜風很冷冷,幾乎要把他凍僵了。

    “我怎么在這兒?”

    古柯達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睛轉身正要鉆進棚子是,卻忽然聽到有女人的呼叫聲,從他原先睡覺的房子里傳了過來。

    難道是女神姐姐生病了?

    巴圖知道,每當他媽媽因為生病痛苦時,就會發出這樣的呼叫。

    他想不到女神也會生病,小孩子的好奇下,決定過去看看。

    以往媽媽生病時,巴圖就會給媽媽燒熱水,給媽媽煮藥。

    現在,當古柯達聽到女神的呼叫聲從房間內傳來后,他就想用這種方式來安慰他。

    對于給自己帶來好生活的女神,古柯達從心底里尊敬她,愿意為她做任何事。

    于是,光著屁股的巴圖走到門前,推門就走了進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不解的一幕:女神姐姐,此時正光著身子,騎在昏迷的大哥哥身上,瘋狂的扭著腰身,一頭青絲凌亂的晃動著。

    古柯達搞不懂她在做什么,他知道女神現在肯定很痛苦,因為每當她扭一下身子,就會發出一聲難以忍受的呼叫聲。

    而且眼睛還沒有遭受現代科技荼毒的巴圖,敏銳的發現,有鮮紅的血從女神身下淌了下來……

    起閱中文網(www.qyzww.com)為您提供天策狂兵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