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天策狂兵 > 第407章 楊家的人情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你竟然沒昏過去!”

    隨著白露夫人的一聲尖叫,楊動已經探出了手,徑直朝她喉嚨掐去。

    白露則猛地擰腰,躲開楊動進攻的同時,一只腳也閃電般掃向了楊動的面門。

    按常理說,白露掃過來的這一腳,楊動稍微抬手就能抓住。

    但實際上,隨著這只秀足一塊掃來的,還有藏在鞋中的一把寒刀!楊動根本不敢接,只能猛地后仰,躲開致命一擊。

    林映冰和郝進昏過去,并不是因為喝了泡有細蛇的紅酒,而是因為吸了屋子里的空氣。

    房間中燃燒的那十幾支蠟燭,都是由特殊油脂制成,隨著這些油脂的燃燒,就會有一種迷藥妙曼在空氣中。

    而正常人在吸入這種迷藥后,最多十分鐘,就會一頭栽倒。

    只是白露怎么也沒想到,她這百試百靈的迷藥,竟然在楊動這失效了。

    楊動昏過去,只是裝的,目的就是要看她要搞什么花樣。

    當然,現在白露已經沒空去考慮楊動為什么沒有昏迷了,一腳逼退楊動后,她根本沒有繼續進攻,而是轉身就朝墻壁那飛掠而去。

    “想走?門都沒有!”

    楊動冷笑一聲,身子一展,就如同飛燕一般朝白露追去,只一眨眼,比白露快上不止一籌的楊動就追到了她伸手。

    “看你往哪跑!”

    冷笑聲中,楊動探手一抓,直接拽住了白露的暗色長袍,猛地往懷里一拉:“回來吧你!”

    正向前沖的白露,被楊動拽的一個趔趄,差點沒后仰跌倒。

    但下一刻,楊動抓著的那種東西就如同蒸發了一般,瞬間失去了重量,輕飄飄的落在了地上。

    竟是只剩了一身暗色衣袍。

    接著他面前黑影一閃,楊動看去,就見脫掉衣袍的白露,露出了一身黑色的緊身衣。

    “媽的,竟然還會金蟬脫殼。”

    楊動罵了一聲,把衣袍甩到一邊,腳尖點地繼續向白露撲去,兩人之間的距離再度瞬間拉近。

    白露身形再轉,手中赫然多了什么,黑洞洞的指著楊動。

    那竟然是一把手槍!

    手槍的槍口,黑幽幽的對準楊動的腦袋,就像要把人的靈魂吸進去一般。

    人在半空的楊動,卻身子猛地一擰,右手飛快探出,打在白露拿槍的手上。

    砰!

    昏暗中,手槍噴出子彈,啪的一下打在天花板上,卻是楊動及時把槍口推開了。

    接著,他不等白露重新對準自己,右腳蛇般彈出,精準的踢在白露的手腕上。

    “啊!”

    白露一聲驚呼,那把槍在楊動的巨力下猛地飛出,啪的落在了地上。

    踢飛她手里的槍后,楊動根本沒給白露半點反應的機會,右手探出,一把抓住了她的緊身衣,冷笑道:“有本事再給我施展一個金蟬脫殼啊!”

    似乎是專門為了應和楊動的話一般,她肌肉猛地收縮,身體彎曲成一個詭異的弧度。

    下一刻,她竟然真的從緊身衣中掙脫出來了,露出了她那藏在黑衣下瓷器般雪白的身體。

    她竟然又一次金蟬脫殼了,只是和上次相比,這次更為狼狽。

    這一幕倒是看的楊動有些傻眼,不過他立馬就反應過來了,嗤笑道:“嘿,你脫衣服的道行倒是不淺。”

    嗤笑聲中,楊動已然蹲下了身子,右腳緊貼著地面就是一記掃堂腿。

    只一腿,光溜溜的白露夫人,就噗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楊動挺身而起,正要好好給這女人一頓拳腳時,他卻猛地呆在了當場。

    原來,他借著燭光,在白露那半截雪白的臀上,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刺青圖。

    當初,楊動在沈云蓉家租房時,曾經通過衣柜里的小孔,看到過一個被刺在女人門戶上的刺青。

    不過后來,沈云蓉在濟河岸邊的神秘失蹤,那個還沒被楊動一探究竟的刺青,也就消失在了楊動生命中,這讓他遺憾了很久。

    但今天,他竟然再次看到了這個圖案。不過,是在名流會所老板白露的屁股上。

    盯著那熟悉的刺青,楊動下意識的脫口喊道:“你是沈云蓉?!”

    ……

    燕京城中,一間四合院中,一個老人正坐在老槐樹下看著人民日報。

    老人身穿青衣唐裝,眉發已全白了,一道疤痕斜斜躺在他眼角,這是在戰場上留下的痕跡,顯示著老人的威嚴。

    葉浮生站在老人身后兩步遠的地方,他左邊的臉頰上還帶著清晰的掌印。但他的臉上卻沒有任何憤怒或者負面的表情。

    他神色坦然,就像掌印在別人臉上一般。

    在他身邊,還站著一個中年人,同樣默不作聲。

    除了唐裝老人翻報紙的手,三人都沒有任何動作,更沒有說話,就像是三尊雕像。

    忽的,一片槐葉緩緩飄落,落在人民日報的夾頁上。

    老人終于動了,他捏起那片葉子,淡淡的問道:“這一耳光,你真打算忍了?”

    眼睛盯著前面一米處的葉浮生,聞言抬起頭來笑道:“爺爺,如果一耳光就能換來我葉家的利益,那我倒是寧愿他多扇我幾巴掌。”

    老人眼里浮起了笑意,欣慰的笑道:“浮生,這么多年來,我一直悉心培養你,把你當成我葉家的接班人,看來,這個選擇我沒做錯,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葉浮生也笑了:“這是爺爺您教導有方。”

    “呵呵,不用和我謙虛了,換做別人,哪有你腦袋轉的那么快?就算轉的快,也未必能想你一樣冷靜,在那種場合下,你還能想的這么深。”

    老人笑著放下報紙,起身看向了北方,那里是楊家老爺子院子所在的方向:“姓楊的小子,肯定想不到他抽你的這一個耳光,會讓楊老頭付出不小的代價……他打的可是,我葉家的臉啊。”

    葉浮生笑容一凝,正要說什么時,他旁邊的中年人卻說話了:“爸,我終于想到,為什么浮生在挨了那小子耳光后沒有發脾氣。”

    這個中年人叫葉紹鋒,是葉浮生的父親。

    依著葉老爺子的話來說就是,葉紹鋒是個敦厚的老實人,適合跟楊春華一樣做學問,卻不適合在官場、商場打磨。

    所以現在他只是燕京某家學院的教授,卻沒有在葉家的官商體系中任職。

    當然,雖說葉紹鋒本身不優秀,但他卻有個優秀的兒子,就是葉浮生。

    葉老爺子心情大好之下,微笑著問:“哦,紹鋒,那你仔細說說呢。”

    看了兒子一眼,葉紹鋒道:“前些日子我也曾聽人說過,楊家老爺子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孫子,在蘇北開了家餐廳。當時這件事我還是聽浮生提起的。”

    葉浮生點了點頭,算是認同父親的話

    葉紹峰繼續道:“這次浮生在酒會上碰到楊動后,肯定猜到他可能就是楊春華失散的兒子了。所以才在挨了一耳光后,忍聲吞氣了。”

    老爺子眼神輕飄飄的,笑道:“那你繼續說,浮生為什么要忍氣吞聲?”

    “雖然浮生忍聲吞氣這件事,在外人看來很窩囊。但這也等于告訴楊家,他們欠咱們一個人情了。”

    葉紹峰推了推眼鏡:“楊家想要楊動認祖歸宗,就肯定不會讓這件事就這么算了,到時候,在某些利益上,楊家一定讓步。比如,二哥的上位。”

    葉紹峰的二哥,在國防部門工作,目前正準備更上一步。

    不過,盯著那個位置的卻不僅僅是葉紹峰的二哥,還有其他強有力的對手在一同競爭。

    到最后,葉紹峰的二哥能不能坐上那個位置,還得看楊家的態度。

    而這次,老楊的孫子楊動,大廷廣眾之下抽了葉浮生一個耳光。

    這基本相當于打了葉家小輩的臉了,而葉家只要不追究,那就是給楊家天大的面子,賣了楊家一個大人情。

    那楊家會怎么還這個人情呢?

    相信老楊會做出明智的選擇,畢竟葉家老二能否上位,和楊家本身利益并沒有實質沖突,只需要他們楊家點下頭而已。

    葉浮生正是想到了這點,所以才在挨揍后,決定忍耐放過楊動。

    也正因此,他才會對葉老爺子說,寧愿楊動多扇他幾巴掌了。

    楊動下手越多,楊家付出的代價就越大。

    看到一心搞學問的紹峰也想到這點,老爺子欣慰的大笑兩聲,不過卻在點了點頭后,看向了此時若有所思的葉浮生:“浮生,你是不是又想到了別的?”

    葉浮生苦笑了一聲:“是現在我才忽然想到,可能聰明的人不止我一個。”

    葉紹峰有些納悶的問:“你這話什么意思?”

    葉老爺子似笑非笑:“浮生,給你爸解釋一下。”

    葉浮生看著他爸,認真的說:“爸,現在我才想明白,楊動之所以會動手,可能是之前就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才對我出手,利用我、也利用了葉家。”

    葉紹峰更納悶了:“他怎么又利用你、利用咱葉家了?”

    “爸,你還記不記得,當初我跟你提起楊動的事情時,還說他是拒絕回到楊家的?”

    葉浮生道:“我估計,他抽我,正是利用我和葉家,向楊家宣告他就是個麻煩精,他惹的麻煩越大,楊家就越要權衡讓他認祖歸宗的利益得失。只要他惹的麻煩夠大,連楊家,也不愿和他相認,那才算達到了他的目的。”

    葉浮生解釋清楚后,苦笑著搖了搖頭:“如果我想的沒錯,那這個楊動,心機真的深沉的可怕啊。如果他在官場發展,一定會走的比我更遠。”

    聽完兒子的解釋后,葉紹峰一臉的匪夷所思:“他的心機,竟能這么深沉?”

    看著葉浮生苦笑的樣子,葉老爺子道:“浮生,被那小子算計,你是不是不甘心了?”

    葉浮生卻微微一笑,搖頭道:“不,浮生心甘情愿,他讓我知道了,人外有人。不要只把目光局限在燕京的圈子里,在蘇北,還有個比我更強的楊動。以后,我會思考的更深的。”

    聽葉浮生說出這句話,葉紹峰又是臉色一變:“難道那個楊動,比浮生更優秀嗎?”

    起閱中文網(www.qyzww.com)為您提供天策狂兵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