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天策狂兵 > 第226章 蛇避火,尸趕路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日,死馬當活馬醫吧,杰拉爾,點火!”

    楊動沖杰拉爾大喊一聲:“你腳下,我丟掉的襯衣口袋里,有打火機!”

    點火——李襄陽皺起了眉頭,沉聲道:“這些蛇如果是經過訓練的,點火也嚇不退它們!”

    沒理李襄陽的話,杰拉爾已經撿起楊動的襯衣,摸出火機點燃了。

    楊動也知道,如果是經過專門訓練的毒蛇,根本不會有“害怕”這種念頭,別說火,就是核輻射都擋不住它們。

    可當火苗騰地升起后,那些蛇,竟然嘶嘶的吐著信子,真的不敢上前了。

    李襄陽一愣,沒想到點火真的有用,轉念一想,就明白了:這上萬條毒蛇,不可能每一條都是專門訓練過的,它們雖然聽著篤篤聲會發起進攻,但怕火的本性還沒泯滅。

    楊動也明白了這個道理,樂了:“嘿,看來那個趕蛇的學藝不精啊,點火還真行。”

    杰拉爾也松了口氣。

    那襯衣一點燃丟在地上,立馬引燃了槐樹林里的干草和枯枝,這畢竟是在樹林中,一旦起火,那火勢是相當迅猛的。

    借著風勢,轉眼間,就蔓延了開了一大片,大有把整個槐樹林都點燃的傾向。

    楊動一邊跑進大火,一邊喊道:“跟著火勢走,清理掉身邊的可燃物,不然烤成乳豬我可不管。”

    庫恩嗯了一聲,沒有絲毫猶豫,跟著楊動跳進了火舌后面。

    在東南風的吹拂下,火焰如同波濤般朝西北蔓延著,一時間,整個槐樹林都變的如地獄一般。

    楊動五人彎著腰避開煙霧,一邊還清理著周圍的可燃物,防止引火上身。

    五人都是經過專門訓練的高手,眼下找到處理方法后,前進的速度飛快。

    但那些毒蛇就不一樣了,它們不止怕火,還怕灰燼。

    不管驅蛇人竹筒敲得有多響,它們都不敢追上去撲咬楊動他們了。

    驅蛇人也意識到玩過頭了,瘋狂的敲著竹筒。

    他敲的越響,蛇就越急躁,但又不敢進入火堆,最后反而紛紛逃竄開來。

    火勢,越來越大。樹枝也開始燃燒了起來,發出噼啪的聲響,竄天之火,已經成勢了。

    終于,那個篤篤的敲擊聲停止了,遠處傳來一聲似是不甘的嘆息后,所有的毒蛇,就像它們莫名出現那樣,也莫名消失。

    火勢熊熊,黑煙滾滾,照亮了大半個濟河河岸。

    負責看護防護林河段的工作人員,也馬上注意到了這里的情況,連忙撥打了火警電話。

    就在這些人準備滅火時,楊動等人悄悄撤離了。

    在快速跑上公路后,楊動扭頭看著濃煙滾滾的地方,輕輕的嘆了口氣。

    如果沒有那些蛇出現的話,他會看在楚明輝特別信任他的份上,把他的尸體帶回來。

    但在剛剛,他自身小命都難保,也就顧不得一個死太監了,反正帶回去也要被火化的,和這樣被燒成灰燼也沒啥區別。

    到現在,楊動對楚明輝也沒什么憎惡了,他甚至感覺這個死太監要比其他很多人,都值得尊敬。

    他殘缺不全,但并不妨礙他是個有尊嚴的人。

    明知是死,但他卻為了女兒,義無反顧的來了。

    而對沈云蓉,楊動卻從心里升起了一股反感,同時也很好奇:她脫光衣服后,跑哪去了?

    “我討厭華夏!”

    就在楊動盯著遠處的火場發呆時,驚魂未定的庫恩,忽然雙拳揮舞著,尖聲叫出了這句話。

    坐在路邊歇息的雷霆和李襄陽,齊刷刷的扭頭看向了他,眼里帶著惡意。

    “我、我也討厭槐樹林!”

    也許是被這倆人看的心里有些發毛,庫恩連忙改口道:“我更討厭蛇!楊動,我寧愿面對非洲戰場上那群王八蛋,也不想再面對這些鬼東西了,太恐怖了!”

    楊動頭也不回,看著河邊,咧了咧嘴:“也許,還有更恐怖的事,你沒發現。”

    “什么?還有什么比群蛇圍繞更恐怖的?”

    庫恩問出這句話時,耳邊又聽到了古怪的敲擊聲。

    這次的節奏又有不同,敲擊的東西也似乎不是竹筒了。

    甚至曲調也輕柔了很多,沒那么急促,但多了幾絲婉轉。

    不過相同的是,他們聽到這兩種敲擊聲后,都有頭皮發麻的感覺!

    眾人順這楊動的目光和看去后,每個人都呼吸一滯,眼里分明的浮上了恐懼。

    在他們逃離的火場后方,有四個渾身是火的身影,從地上站了起來。

    這四個身影,就像行動不便的喪尸,耷拉著腦袋和肩膀,走路也一瘸一拐,好像隨時都會摔倒在地上。

    在場的五個人,都是見慣了生死的主,這些年天南海北,不管多離奇古怪的東西都見過了,所以膽量和心性,都超出一般人很多。

    但,他們心智再堅定,在看到這詭異的一幕后,也有種窒息的感覺。

    庫恩緊緊握著雙拳,艱難的咽了扣吐沫,聲音嘶啞的說:“那、那是什么人?”

    楊動的臉色也不是很高看,低聲回答:“應該是我們看到的那四個死人。”

    杰拉爾慢慢搖頭:“不可能,死、死人怎么可能會走路?”

    “可你覺得,除了他們之外,還有誰在那邊的樹林中?哎喲。”

    庫恩有氣無力的哼哼了一聲:“我就知道,一個傳承了五千年還沒斷文明的國家,古怪東西一定不少……死人都能走路!”

    雷霆突然抿住了嘴角,道:“是不是和湘西有關?”

    李襄陽接道:“你是說,趕尸人?”

    庫恩連忙追問:“什么湘西,什么趕尸人?”

    楊動拍拍他的肩膀:“你最好不要知道這些,免得以后會做惡夢。走吧,再不走就會被人發現是我們縱火了。”

    關于湘西趕尸,已經和苗疆蠱蟲一起,并稱為西南兩大巫術了。

    著名作家沈從文,就曾在一篇文章中寫道:“經過郴州,哪里有地方出郴砂,且有人會趕尸,若眼福好,必有機會看到一群死尸在公路上行走,汽車近身時,還知道避讓在路旁,完全同活人一樣。”

    說起趕尸的起源,民間也有記載。

    說幾千年以前,苗族的祖先阿普,在蚩尤帶領下在黃河邊與敵對陣廝殺,直至尸橫遍野,血流成河。

    打完仗要往后方撤退,士兵們把傷兵都抬走后,蚩尤對身邊的阿普軍師說:“我們不能丟下戰死在這里的弟兄不管,你用點法術讓這些好弟兄回歸故里如何?”

    阿普軍師說:“好吧。你我改換一下裝扮,你在前面引路,我在后面催促。”

    于是阿普軍師裝扮成蚩尤的模樣,站在戰死的弟兄們的尸首中間,在一陣默念咒語、禱告神靈后,對著那些尸體大聲呼喊:“死難之弟兄們,此處非爾安身斃命之所,起!”

    原本躺在地上的尸體一下子全都站了起來,跟在蚩尤后面規規矩矩向南走。

    這類傳說本沒有依存證據,是不是存在也頗受爭議。

    如果放在以前,聽到這樣的故事,杰拉爾和庫恩一定會說:扯淡,這不符合唯物論。

    但現在親眼看到,可就由不得他們不信了!

    蘇北人民醫院。

    病房里的白媚,抬手看了一下腕表,現在已經是凌晨兩點半了。

    病床上的林映冰還在沉睡,但就算是在睡夢中,她也會偶爾發出一聲悶哼,雙眉緊皺,嘴唇不經意間就會哆嗦一下。

    這樣的林映冰,看的白媚很是心疼。

    她本應是受盡千百寵愛的大小姐,可卻從小喪母,又在這半個月里接連遭到綁架,精神上遭到的打擊,實在太大了。

    在心中低低嘆口氣后,白媚往上拉了拉被子,裹嚴林映冰。

    坐在窗口椅子上的梁伯,神色木然的看著這一切,一動不動,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來到醫院后,梁伯除了詢問林映冰的情況后,就再也沒說一句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媚對這個老頭,有著一種天生的恐懼感,每次和他對視,總有種被他看透了的心虛。

    白媚可以肯定,這個老頭,絕對是個一等一的高手。

    因為畏懼,所以只要梁伯不說話,白媚也不會主動對他開口,而是靜靜的陪在林映冰身邊。

    其實,她很想問問楚明輝去哪兒了,楊動又去哪兒了,但每次看到梁伯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她就莫名膽顫,想詢問的念頭也頓時消散。

    白媚接到楚明輝的電話,去找楊動時,也是剛洗過澡,急吼吼中穿著一身睡袍就沖出了家門,隨后又火急火燎的跑來醫院,現在也有點受涼風寒。

    等又給林映冰換上一瓶輸液后,她終于堅持不住,鼓足勇氣站起來,對梁伯道:“老梁,我也有點不舒服,去醫生拿拿點藥,這邊你看著點。”

    “去吧。”

    梁伯點頭,淡淡的說道。

    等林映冰把門關上,梁伯才站了起來,站在窗前向外看去。

    醫院的院子里,靜悄悄的,柔和的燈光照在花叢中,給人一種寧靜的心安感。

    一切,都再正常不過。

    但不知為什么,梁伯心中卻有了強烈不安的感覺,就好像,有一雙眼正在盯著他,盯著病房里的林映冰。

    梁伯用力的攥緊拳頭,心說:難道,又要發生不好的事?是不是要通知下面的警察上來看著?

    這樣想著,梁伯扭頭看了一下病床上的林映冰。

    就是他扭頭的這一下,一個黑影,突然從窗外閃過,驚的梁伯趕忙回頭看去,卻什么都沒有發現。

    起閱中文網(www.qyzww.com)為您提供天策狂兵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