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天策狂兵 > 第55章 人都是會變的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荊然的手一如數年前那樣柔軟,那種熟悉的觸感,讓楊動心里再次悸動了一下。

    但他接著就松開了,笑瞇瞇的道:“我很好,尤其是最近——對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女朋友,韓玲。”

    楊動回頭,看向了不遠處的韓玲。

    韓玲走過來,很是矜持的笑了笑,朝荊然伸出了手:“你好,我是韓玲,不知道怎么稱呼?”

    “韓玲……”

    荊然上下打量了一會韓玲,目光平靜,語氣沒有絲毫起伏:“我是上周才見到段宏的,當時她還告訴我,楊動至今沒有女朋友。呵,沒想到,這才過去幾天,他身邊就多了這么一個漂亮大方的女孩。”

    “沒什么好驚訝的,人都是會變的,不是嗎?”

    韓玲沖荊然眨了下眼,接著扭身走向了楊動。

    “是啊,人都是會變的,誰能想到明天會發生什么。”

    荊然似是在對什么訴說,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在荊然喃喃說話的開始后,韓玲已經走到了楊動面前,說道:“楊動,我忽然想起還有事要做,我想早點回去。”

    楊動剛剛守著荊然說韓玲是他女朋友,其中帶有一定的利用性質。

    但楊動也知道,這樣對人家韓玲是不公平的。

    沉默了片刻,楊動帶著歉意說道:“韓玲,對不起,今晚想陪你看電影來著。”

    “我們不是有的是機會嗎?我就不跟他們說再見了,你帶說一句就好,拜拜。”

    韓玲笑盈盈的抬手擺了擺,轉身走進停車場。

    她走的很快,更不回頭,眨眼間就消失在了遠處。

    就在楊動看著韓玲消失的方向發愣時,段宏走到了他身邊,重重嘆了口氣:“楊動,對不起,我……唉。”

    楊動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胖子,什么都別說,初戀是一時的,兄弟可是一輩子的,對不對?”

    “可是……”

    “閉嘴,我們進去吧。”

    楊動打斷段宏的話,拉著他往酒店里走。

    綿山公園酒店,說白了就是公園里的一處餐廳,口味很大眾化,也沒有多上檔次。

    按理說,請荊然這種大老板吃飯,不應該來這種檔次的酒店才對。

    不過,段宏最終還是選擇了這個酒店,因為他曾經聽楊動說起過,說曾經和荊然來這兒吃過一次飯,就想用這個地方來給荊然一些什么暗示。

    實際上,段宏成功了。

    荊然在走進三樓的包廂后,第一句話就是:“那時候,我就和楊動在這個包廂吃過飯,不過是別人在這里舉辦活動,我們抱著蹭吃蹭喝的心思過來了……這么多年過來了,這個包廂內的裝修也有了很大改變。但是人,卻沒有變。”

    對荊然意思明確的感慨,楊動好像沒聽到那樣,自顧自的坐在了靠近窗戶的椅子上。

    段宏和劉莉對望了一眼,后者馬上就笑著接話:“呵呵,荊總,看來您真是一個懷舊的人呢。請上座,服務員,可以上菜了。”

    荊然也沒有推辭,坐在了另一個靠窗座位,恰好和楊動面對面。

    很快,服務生就推著餐車走了進來。

    段宏點的菜不是很多,只有五菜一湯,還有兩支紅酒。

    可就算是讓乞丐來看,也能看出這些菜價格不菲。

    等服務生安排好一切后,段宏對她們擺了擺手。

    服務生會意,雙手交叉著放在小腹前彎腰行禮后,退出了包廂。

    段宏拿起紅酒,先替荊然倒了一杯,正要給楊動倒時,他卻一擺手:“晚上我還有事,不能喝酒。”

    段宏一楞,挨著楊動的劉莉皺眉,低聲說:“楊動,今晚——你怎么可以不喝酒呢?”

    楊動捂著水杯,淡淡的說:“我今晚真有事。”

    楊動說他今晚有事,倒不是說瞎話,因為他已經決定今晚要刺殺楚明輝。

    調情時,酒是好東西,但在任務之前,酒這種東西,卻會麻痹人的神經。

    劉莉正要再說什么,荊然說話了:“嫂子,既然楊動不喝酒,那就算了吧。”

    聽荊然這樣稱呼劉莉后,段宏兩口子心中一喜,但楊動卻微微皺了下眉頭。

    誰都能聽得出來,荊然之所以喊劉莉為嫂子,是從楊動這算起的。

    這就說明,荊然自認和楊動是一體的。

    劉莉馬上就眉開眼笑:“好,好,既然荊總也說不讓你喝酒,那就別喝了,喝茶。”

    等劉莉給楊動滿上一杯茶后,段宏端著酒杯站了起來,看著他說:“楊動,這雖然有點多此一舉,但我還是給你隆重介紹一下,荊總,歐洲埃德爾集團董事。”

    接著,段宏又看向了荊然:“荊總,楊動現在蘇北明輝集團工作。”

    楊動端著茶杯,輕輕碰了下桌子:“荊總,恭喜。”

    荊然點了點頭,卻沒有說什么。

    她當然明白,楊動說的這個恭喜,是什么意思。

    做為本次宴席的東道主,更為自己的煩心事,段宏當然得起到活躍氣氛的作用:“荊總,楊動,劉莉,不管咱們喝酒還是喝茶水的,都端一次,好吧?”

    對段宏的這個提議,不管是荊然還是楊動,包括那個小黑妞都沒什么異議。

    等荊然放下酒杯后,劉莉馬上熱情的說:“來,荊總,請吃菜,這可是咱們蘇北的招牌菜,相信肯定能對您的口味。”

    荊然卻沒有拿筷子,只是微笑著說:“段宏,嫂子,我覺得最好先說正事,等處理完正事后,大家在開懷暢飲,好吧?”

    劉莉大喜,連忙道:“好啊,好,那就聽荊總的,先說正事。”

    看了眼微微垂著頭的楊動,荊然從小包內掏出一盒女士香煙,抽出一顆叼在嘴上,慢慢點燃。

    動作很嫻熟的噴出一口淡淡的煙霧后,荊然左手雙指優雅的夾著香煙。右手卻搭在左臂肘彎處,輕聲說:“段宏。在你找過我之后,我就仔細看過那份合約。”

    雖說現在荊然的動作有些輕佻,但段宏可不敢有絲毫不滿,更沒有說話。

    望著她的眼神里帶著期望,當然,更多的卻是緊張。

    他真怕荊然說出,這件事責任在他,她也無能為力的話。

    不過荊然卻沒有讓段宏失望:“說實話,我站在埃德爾集團的立場上,很滿意那份合約。不過,你既然是楊動唯一的兄弟。我當然不會讓你無法和公司交代,所以我決定那份合約作廢。至于新的合約,我會再擇日安排人去貴公司找你洽談簽定的,希望你不要再犯那些讓我開心的錯誤。”

    段宏大喜,吊著的心終于落了下來來。連忙用力點頭:“請荊總放心,我一定不會再犯錯了,哈哈,來,荊總,請允許我敬您一杯!”

    在段宏兩口子可勁兒向荊然獻殷勤時,楊動始終默不作聲。

    說實在的,在剛看到荊然時,他心情很是復雜。

    都說男人忘不了初戀,女人忘不了初夜,而荊然,可是把楊動的初戀和初夜都奪走了。

    這個女人讓她開心過,更讓他痛苦過。

    已經快要十年,這么多年里,他從沒有忘記過這個女人。

    隨著時間的流逝,荊然給楊動留下的,只有痛苦和憎恨。

    人們都是這樣,總是輕易的忘記很多甜蜜,卻固執的牢記住別人給他的傷害。

    但是現在,楊動看著荊然的眼神中,卻多了陌生。

    尤其是荊然嫻熟的吸煙動作,更讓楊動覺得從沒有認識過這個女人。

    所以,他也不想知道這個為追求香車寶馬而離他而去的女人,是怎么成為埃德爾集團的總裁的。

    她,對楊動來說,已經是陌生人。

    楊動甚至都敢發誓,今晚過后,他也許會想到林映冰,但也不會再想起荊然!

    結束了,以前的恩怨,都在再次見面后煙消云散。

    他再也不會為了這個已經陌生的女人而痛苦。

    也許,這是一種相見后的失望。

    在和段宏兩口子寒暄了幾句后,荊然看了眼楊動,直言不諱的說:“段宏,嫂子,接下來,我想單獨和楊動聊聊,你們看……”

    劉莉會議,馬上就放下酒杯,拉著段宏一起站了起來:“好啊,好啊,你們兩個這么多年不見了,是該好好聊聊了。段宏,我們先告辭吧。”

    段宏沒有說話,只是看向了楊動。

    楊動緩緩吸了口氣,對段宏點了點頭。

    段宏還是沒有說話,只是在和劉莉走出包廂時,輕輕的拍了拍他肩膀。

    本次宴席的東道主,段宏兩口子只在包廂內呆了不到半小時,就被荊然請出了包廂。

    諾大的包廂內,只剩下楊動和荊然倆個人,顯得格外冷清,夾雜著沉默的尷尬。

    很久之后,荊然才終于說話了:“楊動,還記得我們是怎么認識的嗎?”

    楊動沒有說話,目光始終放在窗戶外。

    “我們在一家拉面館認識,那天也是陰天,下著大雨,我去拉面館躲雨,你在里面叫嚷著讓老板多放辣。”

    荊然低著頭,搖晃著手里的酒杯,思緒也好像飄回了那天一般,喃喃道:“就在雨剛停,我準備走的時候,一個流氓騎著自行車把我的錢包搶走了,你聽到我喊,二話不說追了出去,還讓我在店門口等著,當時你跑的飛快,都追上了他的自行車。”

    “路上人不少,他自行車騎不快,追上不難。”

    楊動不冷不熱的回應道。

    “當時你還說費了好大勁呢。”

    荊然微笑著說道:“結果,你帶著一臉的傷回來了,錢包安然無恙,可你那小身子卻不耐揍。”

    楊動端起茶杯,輕飲了一口,一言不發。

    起閱中文網(www.qyzww.com)為您提供天策狂兵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天策狂兵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