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林宜應寒年最新章節。

    “我不是說這個新技術我會請人好好研究的嗎,你去哪里做檢查?這不是國外研究出來的嗎?”

    他出國了?

    林宜震驚極了。

    “那個醫療團隊正好來帝城,我請了人讓嬈嬈得到的檢查機會。”牧羨旭道。

    “請了人,什么人?”

    林宜心生疑竇。

    聞言,牧羨旭遲遲沒說話,在林宜的一再質問下,他終究還是說出來,“是我嫂子,我請她幫的忙。”

    汪甜甜?

    只要事情和汪甜甜沾惹上,林宜就不相信是什么好事。

    “牧羨旭你真是瘋了。”林宜難以克制自己的情緒,“你給我聽著,不準江嬈做檢查,你那邊地址是什么?我馬上過來。”

    牧羨旭報出了地址,林宜顧不上工作,看一眼手機上的時間。

    這個時間,應寒年應該在審那個姓陶的。

    她邊走邊給應寒年打電話,說了一下這邊的事,就快步往外走去。

    ……

    牧羨旭給的地址是一家私人療養院,地處偏僻,與應寒年所在的地方南轅北轍。

    轎車停在環境優雅的療養院前,保鏢們迅速下車查看周圍情況。

    林宜穿上大衣快步往里走去,外面的雪下得越來越大,樹梢上已經積起白雪,在夜幕的燈光下反著光……

    保鏢們一路給她開道。

    林宜恨自己沒裝上輪子,她幾乎用跑的往里跑,連自動扶梯的速度都等不及,快步上去,沖進白色走廊里,她迎面撞上一堵肉墻。

    她往后退了退,道歉,“不好意思。”

    入目之處是一襲一塵不染的白袍,是個醫生,個子很高,低著頭戴著口罩,厚厚的鏡片折射過一絲幽光,聽到道歉。

    他低了低頭,表示收到,然后就推著手術推車離開,病人身上遮著白布,遮得有點密,不知道推的是不是個死人。

    “二嫂。”

    牧羨旭的聲音傳來。

    林宜顧不上別的,連忙往里走去。

    牧羨旭從座位上站起來,多少有些心虛。

    “嬈嬈呢?”

    林宜有些激動地問道。

    牧羨旭指指里邊一間貼著CT室牌子的門,林宜見狀便要去推門,牧羨旭攔住她,“二嫂,你別這么激動,你就當嬈嬈是做個普通體檢就好,我看過檢查項目,沒有任何疼痛不適,或者會影響嬈嬈的。”

    “普通體檢?”林宜都想笑了,“汪甜甜是什么人,她的話你也敢信?”

    “我知道你們都對我哥哥嫂子有意見,可他們現在已經一無所有了,整天還活在牧家的監視下,他們還能做什么?”

    牧羨旭道,“嫂子這次是真心幫我的,你相信我,我也不會拿嬈嬈的身體開玩笑。”

    “我覺得你現在就是在開玩笑。”

    林宜站在那里,目光冷冷地睨向他,“你給我讓開。”

    “二嫂……”

    “你讓不讓?”

    林宜的臉色越發沉下去,一雙杏目冷得像是裝進了外面的白雪。

    “我不會害嬈嬈的,我就是死都不會害她。”牧羨旭認真地道,“如果檢查說她不能做手術,我絕不會讓她躺上手術臺,我只想試一試,看看她有沒有恢復正常的機會。”

    “你不會害她?”

    林宜一雙眼直直地盯著他,“你不會害她,她怎么會變成今天這樣?”

    “……”

    牧羨旭呆住,面色一下子慘白,手上緊緊捏著取下來的面具。

    “你就是太容易相信你所謂的家人!才害得她沒了孩子,害她一輩子不能有孩子,害她智力受損,只能像個孩子一樣活著!”

    林宜幾乎是痛恨地看著他,“我已經警告過你,讓你不要理會外面的風雨,和嬈嬈在一起就行。可你還是信了汪甜甜,就像當初你信你的父母一樣。”

    “……”

    牧羨旭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牧羨旭,我替江嬈感到失望。”

    林宜說道,轉頭看了一眼站在走廊里的保鏢們,兩個保鏢立刻向前推開CT室的門。

    林宜著急地跑進去,牧羨旭也跟了幾去。

    CT室里邊很大,到處都是大型儀器,幾個醫護人員正坐在電腦前,見他們進來愣了下,“你們進來干什么?”

    牧羨旭沖進去,沒有找到江嬈,這才臉色慘白地沖進來,“剛才進來檢查的病人呢?”

    “有醫生帶走了啊,說要做別的檢查。”

    一個醫護人員指了指方向,不是牧羨旭守的那個門。

    林宜跑過去,忽然想到剛剛撞到的那個醫生,以及他推著的白布下的病人,她頓時懊惱不已,沖保鏢道,“是剛剛那個醫生,查監控,追!”

    “是。”

    一部分保鏢追了出去。

    林宜轉過頭,只見牧羨旭幾乎是站都站不住了,失魂落魄地扶住墻,“怎么會這樣,怎么會……”

    他的手都在發抖。

    仿佛一切都在重現,當年,母親逼著他給江嬈打胎,他以為只是打掉一團肉,他以后還能和江嬈有孩子,可是,沒有了,再也沒有了。

    今天,他又信了汪甜甜。

    林宜看著他這樣,同情都同情不起來,冷冷地道,“國外的新技術是真的,汪甜甜有門路是假的,你怎么不想想,她有門路幫你這忙,牧家監視著怎么可能不和我報告,我怎么可能一點都不知情?”

    “……”

    牧羨旭靠著墻面跌坐到地上。

    ……

    穿著白大褂的男人推著車往前走去,堂而皇之地穿梭在整個療養院,按了電梯直達頂樓。

    沒人注意到他的腳步輕松、悠閑。

    就仿佛來度假一般,甚至于手上還拿著一個魔方在玩。

    他按按口罩,推開走廊盡頭處的一扇門,將長長的手術推車推進去,然后反手將門鎖上。

    這是一間休息室,沒有開燈,黑乎乎的房間里只有中央的電視屏幕上有光,上面是16格的療養院監視畫面。

    男人轉了轉脖子,單手將魔方六面全部調正,扔到一旁,正要揭下口罩,就聽到一個聲音突然在休息室里響起。

    “等你很久了。”

    充滿邪氣的聲音。

    男人的身影有一秒的僵硬,他轉過身,就見墻邊的一張單人沙發上坐著一個人,整個人幾乎完全陷在陰影中,只有電視屏幕的光微微照著。

    應寒年。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林宜應寒年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