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昆侖俠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昆侖俠最新章節。

    劉璐上樓之后,開燈開窗,看到昆侖挺拔的身影還在樓下,她揮手,他也揮手,然后轉身離去,走出十幾步遠,又回頭看了一眼,伊人還在燈火闌珊處。

    這就是戀愛的滋味吧,大腦會分泌出多巴胺,昆侖發覺自己有了獨立的意識,他不再是劉昆侖的分身,而是一個擁有獨立人格的人,他的年齡只有兩歲半,卻又混雜著劉昆侖和南裴晨的記憶,他努力想從這些人格烙印中掙脫出來,他也想真正活一回。

    春韭是個好女人,但他是劉昆侖的妻子,并不是自己的,劉璐是個單純美好的普通人,和她在一起的時候非常愉悅,可是自己的壽命已經沒多久了,任務還沒完成,沒資格花前月下,更沒有理由耽誤別人的青春。

    當天夜里,昆侖就離開了近江,乘坐飛機回到北京,在這里他和王海昆一起,對姬宇乾和季宇梵做出正式的回應。

    首先去的是姬宇乾的未來科技,以參觀的名義,昆侖推著輪椅,如同孝順的兒子,王海昆和姬宇乾談笑風生,參觀了未來科技大廈和研發中心。

    會客的地方在天臺,這是姬宇乾的空中巴比倫花園,整個研發中心的樓頂都被做成了屋頂花園,綠草如茵,能當高爾夫球訓練場,姬宇乾指著蔚藍的天空說:“二十年前不敢想吧,北京也會有這么藍的天,這都是產業升級的功勞,未來科技功不可沒,二位,或者說一位,考慮好了么,準備以何種方式和我一起共創未來?”

    王海昆說:“七歲時,我的夢想是吃頓頓吃肉,十七歲時,我的夢想是擁有一輛摩托車,二十七歲時,我的夢想是睡遍天下美女,現在,我的夢想是能夠像個正常人一樣度過一生。”

    這就是委婉的拒絕了,姬宇乾難掩失望之色道:“要不再想想?”

    王海昆說:“今天的天,確實很藍。”

    ……

    王海昆約季宇梵和他背后的人網絡上見面,對雙方來說這都是最安全的方式,虛擬場景是對方設定的,采用的是藍天白云下的海灘,能給人輕松開闊之感。

    會談并沒有持續太久,王海昆直接了當的告訴會談對手,自己并不掌握什么秘密,也不打算和你們合作,大家大路通天,各走一邊,誰也別礙誰的事。

    對方的主要談判代表是一個很有老牌歐洲貴族范兒的老人,三件套,金懷表、夾鼻眼鏡和銀手杖,他怒氣沖沖地說先生你這是在向全世界宣戰。

    季宇梵憂心忡忡道:“爵士說的沒錯,拒絕我們的善意,等于向全世界開戰。”

    “你們等于全世界么,那你知道和我開戰意味著什么嗎。”王海昆關閉了通訊。

    所謂藍天白云海灘,只是3D眼鏡里呈現的畫面,在昆侖眼中,只有鋪天蓋地的0和1二進制數字,自從那天看到派出所的警用無人機之后,昆侖就產生了一個念頭,可否將姬宇乾提出的構想提前實現,人類的意識接入互聯網,萬物互聯,人連萬物,他是人腦接入網絡的第一人,全球任何防火墻對他無效,理論上來說,世界上數以億計的攝像頭,大型公司跨國集團的數據庫,乃至五角大樓白宮的機密文件,任何的私人電腦和手機,只要連上網,對于昆侖來說就是不設防的存在。

    短短的會晤,他已經破譯了季宇梵所在位置的IP地址和現實地址,他們處在蘇格蘭的一個古堡內,周邊有六十公頃的私人土地,土地所有權人是一位低調的英國貴族。

    從古堡的網絡接到和發出去的所有在線會議申請全部匯總分類,一條條密密麻麻的數字閃過,變成英文和數字的組合,這是所有IP的現實地址和物業所有人的名字,有劍橋耶魯,有皇室莊園,有信托基金,有政府議會,姬宇乾說的沒錯,“族群”權勢滔天,資源無限,他們不等于全世界,但幾乎把持了全世界。

    在這些網絡會議申請中,有一條地址在美國加利福利亞某縣郊外,根據地址調出谷歌地圖,放大到房屋位置,呈現出一座白色木質結構別墅,有一個寬敞的大院子,草坪碧綠,參天大樹,從大門口到別墅前開車都要五分鐘,這一處物業是二十年前一個港資公司出面購置的,歷年來換了三個房主,但都是信托基金,律師代管,房子一直沒有出租,每周有工人來打掃,直到上個月有人住進去,新主人是救護車拉來的,救護車是從機場私人飛機候機樓來的,那天只有一個航班,是亞利桑那州飛來的臨時航班,配備了全套醫療設備和跟機醫生,一切由信托基金買單付賬。

    信息革命的時代就是這么透明,掌握了信息霸權的人對一切單方面可見,昆侖不但可以看到這個信托基金背后的一切資金運轉,還能通過別墅內的醫療設施看到病人的心電監護,每日食量,如果他愿意,甚至可以直接切斷氧氣供應。

    躺在病床的老人氣色很好,滿頭烏發,連老人斑都很少見,正處在平穩的恢復期,他就是二十年前死掉的王化云。

    他又活了,說明他原本就沒有死,老妖精留有后手,可是百密一疏,他忽略了時代的進步,二十年前行之有效的辦法,到今天就是笑話。

    劉昆侖決定和這個曾經做過自己父親的人開個玩笑,經過一番眼花繚亂的操作,信托基金的銀行戶口被查封,無法再給別墅里的醫護人員、保鏢和律師支付薪水,甚至連水電網絡費用的賬單都付不起了。

    最先撤離的是保鏢們,他們和雇主并無感情,這個躺在床上的老頭和他們也沒有任何交流,拿錢辦事,沒錢走人,保鏢們走的非常利落,負責協調一切的律師留下一份賬單后,扶了扶金絲眼鏡,也面無表情的走了,倒是負責貼身照顧王化云的一個墨西哥女護士不忍心看著老頭孤苦伶仃,哪怕沒錢也留下來照顧他。

    王化云不知道哪里出了問題,這么多年以來,他已經不再是白手打天下的王蹇,凡事全靠金錢開路,沒有了錢,他和洛杉磯街頭露宿的乞丐沒有太大區別,好在他還有信得過的朋友,房子里的網絡已經不通了,老王借了墨西哥女護士的手機給遠在香港的私人醫生麥君豪打了個電話。

    麥家三代人都是老王的私人醫生,彼此間定有一些只有兩個人才知道的暗語,不到關鍵時刻不會啟用,麥君豪再三確認后,立刻訂了香港飛往洛杉磯的頭等艙機票。

    麥君豪的機票信息轉瞬就到了昆侖這里,于是他也訂了一張北京飛洛杉磯的機票。

    與此同時,王海昆飛往香港處理私人事務,先前老妖精從各家銀行貸出來壹佰億巨款買了區塊鏈加密貨幣,大象是永遠無法躲避在小樹叢后面的,任何加密貨幣的盤子都經不住壹佰億的沖擊,如果想破譯這筆錢,恐怕人類最先進的計算機工作一百年也算不出來那一組長長的隨機數字,但昆侖可以。

    洛杉磯機場,經歷了通宵飛行的麥君豪不顧疲憊,上了一輛無人駕駛出租車,目的地是定好的,高科技的無人駕駛車輛不會走錯路,沒有饒舌多嘴的司機,所以上車之后他就睡著了,一覺醒來就到了。

    這是老王住的地方,大門緊閉,出租車開不進去,麥君豪只好提著行李箱下車叫門,過了好久,一個胖乎乎的西班牙裔女走出來開門,兩人一邊聊著一邊往里走,誰也沒看到后面又有一輛出租車駛來。

    昆侖也來了,他和麥君豪前后腳走進房間,沒有愕然,沒有爭吵,就像是一家人那樣溫馨自然,年輕人將病臥在床的長輩扶上輪椅,推到戶外廊下,加州的陽光燦爛,滿院子都是橘子樹,星星點點的橘紅色點綴在綠蔭里,加州橘子多,各個時令都有豐收,院子里的橘子因為沒人采摘,已經干癟,很多落在草地上。

    王化云很坦然,風輕云淡,麥君豪很忐忑,汗透襯衫,拿著手帕不停擦拭,墨西哥女護士歡天喜地的給他們燒咖啡,而昆侖則靜靜坐在一張藤椅上注視著兩人。

    “愿賭服輸,敗給年輕人,我服。”王化云說,他是真沒有什么后手了,垂暮之人,打不能打,跑不能跑,拿什么對抗。

    “你得把身體交出來。”昆侖輕聲說,“這不是屬于你的身體,是南裴晨的,得還給人家。”

    “南兄不知道魂歸何處了,叫我如何還他?”王化云兩手一攤。

    “那你也不能占著,我看著膈應。”

    “那你就是強人所難了,我現在退無可退,你這樣逼迫,等同于殺人。”王化云微笑道。

    “你這樣做,就不是殺人么,殺人奪舍,罪不容恕,天不收你,我收你。”昆侖也笑容可掬道。

    墨西哥女護士聽不懂他們的對話,還以為是來自東方的兒孫探望老人,祖孫正在討論孫子的學業,于是樂呵呵的端來咖啡,還關切的問昆侖要不要來一支冰鎮啤酒。

    只有麥君豪如坐針氈,不停擦汗,這對話他插不上嘴,更不該來。

    “其實我挺感興趣的,你是怎么活下來的?”王化云換了一個能聊下去的話題。

    “我也挺感興趣的,你究竟是不是鈕鈷祿.善保?”昆侖反問。

    “那咱們各自講述自己的故事吧,”王化云說,“我出生于乾隆十五年五月二十八,我爹是滿洲正紅旗,三等輕車都尉常保,我自幼家貧,父母雙亡,科舉無門,二十二歲才當了侍衛……”

    麥君豪滿頭的熱汗瞬間變成了冷汗,他是知道一些秘密,但只限于知道王蹇這個身份,王蹇生于同治十三年,也就是1874年,乾隆十五年是公元紀年哪一年,起碼早了一百多年,這故事太陰森了。

    昆侖卻不耐煩道:“這一段掐了,你的前世人盡皆知,說重要的。”

    王化云看著天邊的云彩,眼神恍惚,似乎回到了二百多年前。

    “那年,太上皇年事已高,時日無多,皇上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皇子們更是恨我入骨,他們私下里聚會,連怎么瓜分我的府邸財產都算好了,我豈能不知,坐以待斃不是我的處世之道,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富可敵國,權傾朝野,我還有什么得不到的?唯有生命之永恒,不光我得不到,就連歷朝歷代的皇上也得不到,難道世上真的沒有長生之藥么,我派人四下尋訪,遠赴重洋,廣州十三行每一條去往歐羅巴的船上,都有我派出去的使者,可是幾年下來,一無所獲,得來卻全不費工夫,你們知道倉央嘉措么?”

    麥君豪作為一個從小接受英式教育的香港上流精英,你問他雪萊是誰,他耳熟能詳,問他倉央嘉措,他真的說不出來。

    昆侖經常出沒于藏地,當然聽過這位縱情聲色放浪形骸的活佛的故事,他創作的情歌膾炙人口,至今為小資文青們所傳唱,他的愛情故事,如同漫山遍野的格桑花,永遠綻放在青藏高原。

    “倉央嘉措是農奴的兒子,又是五世活佛的轉世,他只活了二十三年,康熙四十五年,倉央嘉措被押解進京,死在青海湖畔,他隨身攜帶的經書,不是用藏文寫成,而是一種無人知曉的上古文字,這幾卷經書最終落到我的手上,本來只當是寶物,沒想到我請了雍和宮的喇嘛翻譯之后,得到一個驚天秘密。”

    “轉世的秘密。”昆侖說,“你說的文字,是已經失傳的古象雄文。”

    王化云緩慢的點頭:“這就是秘密所在,人世間最大的秘密,我本來想把秘密和太上皇共享,但是……最是無情帝王家,假如太上皇真的轉世,想必也會立刻死于刀下吧,所以我還是獨自保守了這個秘密,直到嘉慶爺的賜死圣旨到來。”

    說到這里,王化云眼中精光閃爍:“下面的故事還想聽么?”

    “你還想下回分解么?”

    “不,是你的時間到了。”王化云說。

    引擎轟鳴聲由遠及近,是一架黑色涂裝的洛杉磯警察局直升機,大喇叭向下面廣播,這里已經被FBI和洛杉磯SWAT包圍,放下武器立刻投降,否則我們將使用武力。

    “來找我的?”昆侖明知故問道。

    “不然呢?”王化云冷笑,“你犯了一級謀殺罪,用殘忍手段殺害了紐約長島一個無辜的青年。”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昆侖俠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