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烽火文途最新章節。

    與此同時,黃山中七方勢力的混戰也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的狀態。

    隨著陳唯嘉接手戰局,除了鄧亦通、韓德讓兩人負責的戰區,其余十一處防線的文藝軍被她盡數掌握在手,和原先的固守不同,在陳唯嘉的手中,這些防線的駐軍宛似活了過來,彼此互動,不時脫離戰區馳援他處,進而影響、阻撓了六方聯軍的進攻。

    明明己方兵力、高手都完全占據優勢,但是卻怎么都無法順利攻破敵軍防線,宗澤、崔正山、皇太極等人都是面露焦躁之色,大軍中的諸多將領也是攻勢更急,自高空望去,六方聯軍除了南蠻負責的南面外,其余各處的攻勢都是如潮水般愈加兇猛。

    隨著各方攻擊越發兇猛,文藝軍所受壓力無疑更強,便是有陳唯嘉的指揮,原先活絡的防御也稍顯滯緩。

    只是眼見局勢變化,陳唯嘉卻無絲毫憂色,眼中反而透出幾分笑意。

    這就是丁言志為她創造的破綻。

    一旦看到己方占據優勢卻又無法順利擊潰敵人,任何人都會本能地加大攻勢,想要一鼓作氣徹底擊潰敵手,這是潛意識。

    哪怕是如楚征、楚狂謀等足智多謀之輩,在接連數個時辰的激戰和陳唯嘉刻意阻撓下,也已經沒有了最初的冷靜,無法迅速醒悟到這些問題。

    “正是有意思的男人。”輕聲呢喃著,陳唯嘉抬手一揮,朝著南面比了個幾個手勢,隨著她的動作,南側的旗手迅速揮舞令旗,一道道命令悄無聲息地傳遞了出去。

    與東、北、西三個方向的激戰不同,南蠻負責的南面幾處防線,卻是顯得稍顯平淡。

    以顧忌麾下兵力受損太過嚴重為理由,南蠻王蠻拓沒有動用大軍進攻,而是親自出陣,率領諸多七境圍攻鄒布衣、蠻麗和完顏孔雀。

    只是三人里面,蠻麗本就是南蠻人,蠻拓、容狂徒等人動手時候自然對她稍微放了些水,至于鄒布衣和完顏孔雀又是滑頭至極的人,前者借著許烜熔布下大陣,后者不時躲到蠻麗背后,這才在諸多七境圍攻下堅持至今。

    瞧見完顏孔雀又一次躲到蠻麗背后,陳鈺錕氣急反笑:“你這鳥人,還算個男人不?”

    從蠻麗背后探出頭來,完顏孔雀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你們七個人圍攻我們三個,還好意思問我是不是男人?”

    “那你出來!”陳鈺錕勾了勾手指,氣笑道,“看老子不一拳打死你!”

    撇撇嘴,完顏孔雀很是無賴地背著手,嘿嘿笑道:“老子就不出來!”

    “跟他廢話什么,抓這小子出來揍一頓!”見他們啰啰嗦嗦的,南蠻的【神野王】蠻野喝了一聲,渾身氣勁縱橫,就要逼開蠻麗把完顏孔雀抓出來。

    此時,除了蠻拓、容狂徒、蠻嶺三人對付有大陣加持的鄒布衣,陳鈺錕、蠻野、蠻南山、龍明雀四人都是在圍攻蠻麗和完顏孔雀。

    他們正打算聯手強行抓出完顏孔雀,忽地神色齊齊一動,側頭看向不遠處的戰場。

    幾人對視了眼,蠻野有些悻悻然地收回手:“娘的,偏偏這個時候……”

    蠻南山神色肅穆,沉聲道:“別和這憊懶小子做意氣之爭,動手吧!”

    隨著幾人話語落下,原先安靜肅立原地的南蠻大軍終于有了動靜,蠻王麾下的蠻神軍、三位王爺麾下親衛軍、容狂徒的狂徒軍及南蠻國蠻熊、蠻虎、蠻象、蠻蛇、蠻雀五支大軍一同向前推進,其中蠻虎、蠻熊二軍沖在最前,氣勢洶洶地往前殺去。

    瞧見敵軍殺來,此處的喻潔儀、耶律武丹、樊虎、尹褚、穆烈、耿銳六人都是神色一凜,慌忙命令麾下大軍建立防線,準備迎敵。

    眼見敵軍越發接近,喻潔儀正打算率領鴛鴦劍卒迎擊出去,卻望見南蠻大軍陡然方向一轉,朝著西面的五胡大軍殺去。

    不獨是他們這兒,樊虎、尹褚他們那邊的南蠻大軍也是生生轉過方向,朝著不遠處的橫山軍和岳家軍襲擊過去。

    這番變故太過突然,不光是五胡與南宋來不及反應,就連喻潔儀等人都是一陣目瞪口呆,好在這時陳唯嘉的命令已經傳遞過來,知悉南蠻國竟然是己方同盟后,眾人都是一陣愕然,然后個個面露興奮之色,率領大軍緊隨在南蠻之后,朝著敵軍殺出。

    南蠻國的軍隊大多都是獸兵,他們傳承自大遼的狼騎,以秘術為士兵和猛獸建立聯系,從而能命令猛獸隨從作戰。

    蠻虎軍和蠻熊軍中,都是經過秘術培育的猛虎與巨熊,野性十足不說,攻擊和速度也都是極為驚人,更不要說五胡大軍根本來不及防備他們的進攻,只是瞬間,就被他們兩支精銳撕開了側翼,殺入陣中。

    緊隨其后的喻潔儀大笑三聲,提起戰斧孤身殺入,所過之處人仰馬翻,宛如一頭女暴龍,連南蠻的諸多將領都是看得目瞪口呆。

    此時五胡正在和黑龍軍交鋒,仗著人數龐大和六境居多,這才勉強壓制住只有三尊六境坐鎮的一萬余名暗夜龍騎。

    可是隨著南蠻國的大軍殺來,徹底打破了原先的僵持,前有暗夜龍騎,側有南蠻、大文聯軍,只是頃刻功夫,羯族、羌族、氐族的大軍已經潰不成軍。

    與此同時,蠻神軍、狂徒軍、蠻象軍、蠻蛇軍亦是殺向遠處的岳家軍和橫山軍。

    與五胡不同,岳云從一開始就對這些蠻子充滿防備,早已經做好了防備,隨著南蠻反水襲擊過來,正在陣前廝殺的岳雷迅速抽身退入陣中,一揮手,數百弩車已經調轉方向,對準了正在沖來的南蠻大軍。

    眼見著岳雷就要下令齊射,陡然聽得不遠處的橫山軍中傳出數聲厲喝,霎時弦聲不絕于耳,密密麻麻的勁矢沖天而起,鋪天蓋地般落向了……岳家軍陣中!

    岳雷渾然沒料到橫山軍會突然攻擊自己,猝不及防之下,岳家軍中足足被射倒了上千人,更有無數顆燃燒著的巨石落在弩車陣中,砸毀了大半的弩車。

    “高壽年,你他娘的干什么?!”

    瞧見己方慘狀,岳雷幾乎氣炸,扭頭朝著橫山軍那兒就是咆哮道。

    聽見岳雷怒吼,正站在橫山軍中央的高壽年面沉如水,一言不發。

    他本是橫山軍的副帥,自參軍開始,就追隨王鈺翔南征北討,可以說是王鈺翔的絕對親信。

    因為王鈺翔在漁州戰敗被“殺”,在南宋暫時沒有足夠七境的情況下,就由他這位副帥暫攝統帥之位,執掌橫山軍上下。

    他的身旁,王鈺翔義女汪穎背負巨劍,面對岳家軍不斷的怒斥聲,她亦是俏臉發青。

    深吸一口氣,汪穎看向高壽年,輕聲道:“為了父帥。”

    “為了大人。”高壽年輕輕點頭,眼中劃過一絲決然,抬臂一揮,四周的炮車再次拋出一塊塊燃燒著的巨石,轟然砸入岳家軍陣中。

    “高壽年!”正在與項蓓蓓交手的岳云回頭看見這一幕,不覺目眥欲裂,當即抽身后退,千百槍影交錯縱橫,就要將此人一舉轟殺。

    “給我滾回來!”

    見他轉身,項蓓蓓口中一聲暴吼,霸王刀斜斬震退閆陽輝,旋即揉身躍起,滾滾雷霆自她身周界域內彌漫而出,裹挾一起環繞刀鋒,紫雷刀法第七擊【怒雷撕天滅地】悍然劈出,那恐怖威壓便是岳云也不敢小覷,趕緊回身出槍阻擋。

    只是兩位七境在此處被項蓓蓓阻攔,岳家軍上下再無反抗之力,被橫山軍和南蠻、大文聯軍兩面夾擊,片刻功夫就是兵敗如山倒。

    南蠻這里剛剛反水,云海深處的諸多八境已經生出感應,一時間羯祖、趙昰、楊繼三人俱是怒吼出聲,憤然攻向巫神。

    三人方才出手,巫神已經如有感應,身形飄忽往后退去,身影數個閃爍,居然自三人圍攻中輕松至極地抽身出來,來到姚若愚身旁。

    “巫神,你敢背叛我等?”楚狂歌面色鐵青,沉聲道。

    趙昰五指一握,圣皇龍氣幾欲攻出,怒道:“你以為幫助大文度過此劫,日后大文會放過你們南蠻么?”

    “這就不勞幾位費心了,”巫神輕輕一笑,看向姚若愚,“陛下,可以了。”

    嗯了一聲,姚若愚轉頭望向正在與許烜熔交手的張子強,唇角露出一絲笑意。

    見他神情,趙昰心道不妙,慌忙一個閃身就撲向那兒,圣皇龍氣更是全力席卷,想要加持儒門和大悲慈齋眾人鞏固禁制。

    卻不想他的圣皇龍氣方才落到李越舟等人身上,虛空中的浩然長河忽地劇烈翻騰起來,李越舟、太師、太傅、荀陵等人原先融入其中的意念更是被瞬間粉碎,一個個悶哼著七竅滲血。

    “怎么會?”察覺到居然是浩然長河主動斷開與自己的聯系,荀陵臉色蒼白,驚呼道,“為什么浩然長河會……”

    聽見他驚呼,李越舟面容苦澀,抬頭望向正在逐漸消失的浩然長河,喃喃道:“果然是神通不敵天數,師傅,和您說的一樣,天命如此,任我等如何掙扎,都無法……”

    驟然失去浩然長河的幫助,光靠大悲慈齋眾人及趙昰的龍氣加持,張子強身上的禁制立時被弒神之力逐一粉碎,再加上許烜熔施展太上之力為他沖刷禁制,只是數個呼吸時間,張子強猛然一聲長嘯,血眸內殺機凌厲,直指大悲慈齋上下。

    當初因為走火入魔陷入魔障,被大悲慈齋以秘陣困住,禁錮心神數月之久,對于張子強來說無疑是極大的恥辱,更不要說當日他被那玉芙蓉逼迫下跪,更是奇恥大辱。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烽火文途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