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九劫道生最新章節。

    鑄劍山莊,如今匯聚了神武王朝的大量強者,白衣僧人所說末法時代已經降臨,這開端,竟然是鑄劍山莊。

    “不好,天道宗都還在鑄劍山莊,咱們趕緊回去!”江源神色一凝,連忙說道。

    四人當即爆發出最快速度,朝著鑄劍山莊的方向趕去,輪速度,江源遠比其他三人要快,來般若宗的時候還能降低速度等候他們,現在十萬火急,江源爆發全速,很快和他們三人拉開距離。

    “你們在后面,我先趕回去幫忙。”江源丟下這句話,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一路上,江源一直感覺有些奇怪,這次浩劫的開端,無非就是天劍圣朝,如今特殊時刻,神魔之井必然對天劍圣朝關閉,防止他們前往其他疆域。既然如此,鑄劍山莊內的敵人,又是從何而來。

    轟!

    忽然間,在前方不遠處傳來打斗的聲音,江源定睛一看,其中一人竟然是顏兒。而與顏兒交手的,是一只魂傀。

    “魂傀?冥亡軍團不是都被魔劍滅了嗎,怎么還有這么強大的魂傀?”江源心中疑惑。

    此刻,顏兒似乎并不是那只魂傀的對手,被魂傀壓制,險象環生。

    “敢打我的顏兒,找死!”江源一聲暴喝,速度快到如同一抹火光,瞬息出現在了顏兒面前,拳頭上凝聚出一團烈焰,打在了魂傀身上。

    這一拳之威,將魂傀打的粉碎,火焰沾染,燒成灰燼。

    即便如此,這樣的招式依舊無法傷及魂傀本源,這只魂傀現在只是重傷,假以時日,實力會恢復如初。

    “江源,你從哪來的?”顏兒一愣,對于江源的突然出現,有些驚喜。

    這么久沒見顏兒,現在看到她,真覺得有些親切,不由得開玩笑道:“我感覺到我家小顏兒有危險,因此及時趕到,當一次護花使者,這樣的機會可不是天天都有的。”

    “先別花言巧語了,鑄劍山莊出事了,大家都被困在了鑄劍山莊之內做困獸之斗,死傷慘重。我在他們的掩護之下沖出來找你,趕緊回去救人。”顏兒一邊說著,一邊把乾坤石吊墜遞給了江源,說道:”戴好了,別再丟下了。“

    乾坤石吊墜就是顏兒的另一個身軀,只要乾坤石吊墜在身邊,顏兒隨時能夠出現在江源身邊。

    但上次前往天劍圣朝太過于危險,江源不忍心帶著顏兒去冒險,這才把她放下。

    江源接過乾坤石吊墜,掛在脖子上,顏兒立刻融入了其中,江源也立刻動身,前往鑄劍山莊。

    在路上,江源問道:“顏兒,這是怎么回事,天劍圣朝疆域的怪物,怎么會到神武王朝疆域之中呢?莫非,他們掌控了神魔之井?”

    “他們并非通過神魔之井來到此處的。”顏兒說道。

    江源一愣,不通過神魔之井,如何橫跨疆域,難道千面弒魂已經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江源,四大疆域之間的壁障……消失了。”顏兒說道。

    “什么?壁障消失了!”江源吃了一驚,那可是存在了百萬年之久的壁障,怎么可能說消失就消失呢,簡直是匪夷所思。

    正說話間,前面已經是鑄劍山莊,此刻的鑄劍山莊外圍出現了大量的魂傀,在上空,炎皇神農氏正獨自一人駕馭炎黃古劍,通過燃燒生命,與千面弒魂戰斗。

    但手持魔劍的千面弒魂何其強大,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樣,像是在戲耍炎皇神農氏。

    炎黃古劍,是炎黃學院排名第二的武器,因為太過于強大,平時情況下只有炎皇神農氏和軒轅帝君二人合力,才能施展。每次施展過后,二人都會陷入一段時間的虛弱期。

    但是現在,軒轅帝君不在,炎皇神農氏知道,若是自己不擋住千面弒魂,下方的人絕對無一幸免。

    此刻,他已經是強弩之末,生命之火即將耗盡。

    “九九歸一弒天劫劍!圣虎天威!”

    江源見狀,大手一揮,天地本無心出現在右手上,九九歸一弒天劫劍直接施展出最后一劍。

    強大的劍意將周圍的魂傀盡皆撕裂,神劍法則與白虎法則相融,一劍刺出,周圍的空間在寸寸碎裂,這一劍之威,似乎能洞穿天地。

    千面弒魂神色一凝,手中魔劍揮動,氣勢大增,將炎皇神農氏震飛出去,炎黃古劍也脫手而出,掉落在地上。一劍橫掃,把江源來勢洶洶的一劍輕而易舉的化解掉。

    下方,夏十七沖破重圍,接住炎皇神農氏,此刻的炎皇神農氏,已經奄奄一息。

    “哈哈哈,江源,你終于來了,你知道等待的時間有多么的難熬嗎?”千面弒魂雙目泛著血光,略顯猙獰,望著江源,聲音嘶啞。

    江源望著下方,尸骸遍地,自己辛辛苦苦創立的天道宗,此刻也死傷慘重。慕蕓曦和姜彥心等人,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

    對自己情深義重的炎皇神農氏,此刻也奄奄一息,命懸一線。

    龍之逆鱗,觸之必死,千面弒魂此刻正是觸及了江源的逆鱗。

    “為什么會選擇這里?”江源聲音轉冷,說道。

    千面弒魂冷笑一聲,說道:“江源,你這是明知故問,人最大的弱點莫過于牽掛,這里有你最重要的人,只要他們陷入危險,你必然來救。只有除掉你,才算清除了我一統天元大陸的最后一塊絆腳石。”

    江源沒有言語,雙拳緊握,右手上的天地本無心消失。

    “玄冥……靈域!”

    轟!

    漆黑色的氣息以他為中心向著四周席卷,絕對的領域之內,溫度急劇降低。

    江源以虛空奧義,瞬息來到鑄劍山莊的地面上,雙手微微舉起,強大的冰雪風暴席卷,那漫天的魂傀,此時此刻都被封在了冰晶之內。

    “破!”

    一股力道向著四周擴散出去,那被冰封的魂傀,頃刻間化作粉碎,飄散在四周。陽光照射之下,出現道道彩虹。

    瞬間,魂傀消失,鑄劍山莊之上,只剩千面弒魂一人。

    啪啪啪……

    千面弒魂拍著手掌,笑道:“哈哈哈,好,看樣子這短短半個月的時間,你又有了巨大的進步,在這樣放任你成長下去,遲早有一天你會超過我。今日,就讓鑄劍山莊,成為你的大棺材。”

    “哼,說大話誰不會,我這一路走來,想殺的人多了去了,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都已經死了。你在我眼中并不特殊,下場也不會比他們好到哪去。”

    江源大手一揮,凝聚出一團永生之火,以維持住炎皇神農氏的生命。

    隨后天地本無心和天云九重域出鞘,長劍抬起,直至千面弒魂。

    “呵,別這么著急,江源,我這次前來,可是給你帶來了一個驚喜。想要打敗我,先擊敗他吧。”千面弒魂冷笑著說道。

    魔劍微動,魔氣凝聚成團,空間開始扭曲。

    下一刻,從扭曲的空間之中走出一位黑衣身影,臉上帶著黑色的面具,遮擋住了面容。

    “不管是什么蝦兵蟹將,都阻擋不在你滅亡的命運!”江源說著,縱身一躍,沖向這神秘的黑衣人。

    黑衣人一手凝聚攻擊,另一只手摘下了面具。

    當看到他面容的時候,江源嚇了一跳,連忙收住了攻擊。

    這位神秘的黑衣人,正是江源的師尊,弒天老祖。

    “師尊!”江源驚呼一聲。

    可弒天老祖并沒有收手,一掌拍在了江源的胸口,毀滅性的力量摧毀著江源的生機,江源從高空掉落下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張口吐出大口鮮血,染紅了衣服。

    “師尊,你怎么了,我是江源,我是你的弟子!”江源雖受傷,但臉上卻滿是興奮,立刻從地上爬起來,說道。

    弒天老祖面無表情,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江源,你師尊他已經變成了一具魂傀,他已經不再是你的師尊了。”炎皇神農氏聲音虛弱,說道。

    江源一愣,望著上空,此刻的弒天老祖,的確與魂傀沒什么兩樣。

    “哈哈哈,江源,你倒是出手啊,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如何欺師滅祖,打殺你師尊的。”千面弒魂放肆大笑。

    嗖!

    弒天老祖完全沒有任何自己的意識和感情,再度對江源出手。

    “江源,快還手,他不是你的師尊,他現在只是一具魂傀!”武皇手捂胸口,氣息微弱,顯然是受了重傷。

    轟!

    弒天老祖一掌落下,江源被一股力量拉開,那一掌落在地上,炸出一個大坑。不難看出,若是這一掌落在江源身上,不死也得重傷。

    “江源,你瘋了,弒天老祖如今已經失去了自己的意識,他真的會殺了你!”一個蒼老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難以相信,剛剛救江源的,竟然是絕天老祖。

    絕天老祖之前被一個魂傀洞穿了身軀,元神受損,此刻也頗為虛弱。

    江源搖搖頭,說道:“不,只要他還是師尊,他就不會傷害我。”

    江源說著,走向弒天老祖。

    現在眾人死的死傷的傷,哪里還有能力阻止江源。

    砰!

    弒天老祖一拳打在江源的胸口上,江源悶哼一聲,鮮血從口中噴出,灑在弒天老祖的臉上,身上。

    “哈哈哈,就是這樣,繼續打!”千面弒魂大笑道。

    啪!

    弒天老祖雙拳齊出,卻被江源死死的抓住手腕,兩人四目相對,江源瞪大雙眼,一股神秘的力量逸散出來。

    “大夢心經!”

    隱約之間,一方神秘世界,緩緩呈現。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九劫道生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