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致命游戲等您來戰最新章節。

    “我說,你行不行呀,啰啰嗦嗦個半天,我們到底要不要過去突圍?”突然,一道囂張的少年音,打斷了云落天的假寐。

    語氣中透露出來的恣意輕狂,那是少年人正意氣風發的時候才有的。

    云落天通過機甲內部的聯絡圖譜,確認了這位少年所在的機甲——四七五號機甲,顯然是后面放出來的玩家。

    聽聲音,明顯也是個十來歲的年紀。

    只不過,卻一點兒也不像是貧民區出來的人。

    云落天的手指在個人端上摩挲了兩下,沉默不言:不是從貧民區來的玩家,還真不是一般的多呀!

    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微微瞇起了眼睛。

    至于參與到這明顯就是想要爭斗隊伍的指揮權這種事情,云落天表示沒有興趣。

    這種臨時因為某些事情而搭建起來的隊伍的指揮權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

    這段時間的經歷,讓云落天不在天真的同時,也沉淀了許多。

    尤其是扈平的事情發生之后,讓他更加意識到了節目組這樣的存在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

    而他在之后和邱落的談話中,更是充分表達了自己想要讓節目組徹底消失的意愿。

    邱落告訴他,一切都是要靠實力來決定話語權的。

    以前蒼穹元帥建立這里的時候,以及之后的維護,顯然也并不是用他來做這種事情的。

    而現在的節目組已經違背了它成立時的初衷。

    云落天和扈平之間的悲劇,此時說并不定正成為某些人的飯后談資,肆意的評頭論足。

    順便,還給節目組帶來一波收入。

    尤其是之前扈平帶著面具出現在奄奄一息的云落天面前,猶豫著要不要對他痛下殺手,卻幾次三番的下不了手。

    猶豫間,卻碰見了趕過來救援的邱落,而且被邱落制止,只能落荒而逃的過程。

    想必讓某些人得意了許久。

    畢竟這樣無意間發展出來的愛恨情仇,是大多數的吃瓜群眾們的笑料談資。

    越想越覺得氣憤,卻又對現在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慨。

    但無論內心多么想要對這個節目組出手,他已經意識到實力和權力才是達成這一目的的真正工具。

    為了這個,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從這個節目組安排的所有游戲中活下來。

    如果能夠拉扯出屬于自己的隊伍,那肯定是能夠讓自己活下去的可能性無限增大的。

    不過這一切都是有前提的,那就是這只隊伍能夠真真正正的團結一心。

    對此云落天知道自己需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至于爭奪目前這個沒有任何凝聚力,一盤散沙的大部隊的指揮權,卻完全沒有任何幫助。

    就算是有實力壓制的情況下,玩家們也始終將自己看得比其他的更重要。

    根本不可能老老實實的聽從指揮,這樣的指揮權,要來也只不過是累贅罷了。

    一個弄不好,把自己搭進去都有可能。

    現在大家之所以都老老實實的,不過是因為在知道自己不得不參與其中,拼一把還有活路的情況下,盡可能的拖延自己死亡的時間。

    同時,之前一號機甲里面的玩家說的也不無道理,一個一個的上去送死,不僅沒有效果,而且很容易暴露大家的位置,最關鍵的是肯定是誰先去誰先死。

    大家都不想死,自然樂意等到所有人都齊了,大家一起沖上去了。

    到時候先死的會是誰,那可就說不定了。

    想到這里,云落天在個人端上面輕輕點了兩下,讓邱落還有洛詩蕓以及祝贛他們朝自己稍微聚攏一點兒,跟其他人稍稍拉開了距離。

    “我們肯定要突圍的,但是有一點,我們總不能這么一窩蜂的沖過去吧,怎么也需要一名玩家負責指揮不是嗎?”一號機甲里的玩家耐著性子跟少年解釋。

    “這樣我們才能保證在突圍的時候,有更多的玩家能夠活下去!”

    “所以你們幾個就在這里磨磨唧唧半天?”少年嗤笑一聲,根本不當一回事兒。

    “我們這是為更多的玩家負責!”聽著少年的話,也同樣對爭奪指揮權有想法,并且在之前參與到了討論中去的二十號機甲內的玩家,對少年的話顯然很不爽,說話時更是帶上了重音。

    心里更是盤算著,等到自己拿到了指揮權一定要讓這個少年第一個沖鋒陷陣,上去送死。

    可惜,他的這話,顯然沒有讓少年感到滿意。

    “大家都是一樣被丟出來送死的,誰需要你來負責?再說了,要是統一指揮,肯定有人當先鋒,作為先鋒的玩家,必然是要死在最前面的。”少年對于局勢的把握顯然還在那些不停的爭奪指揮權的人之上。

    卻絲毫不避諱,甚至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話對其余玩家的影響,自顧自的往下說著:“我倒是想知道,誰愿意第一個上去當先鋒?要是被你們安排沖上去當先鋒了,他們又會怎么去做?”

    說出這話的少年,話語中帶著十成的蔑視。

    被少年這話,堵得一口氣上不來的二十號機甲內的玩家,在自己的機甲中,氣得喘不過氣來:“你……你知道個屁,少數玩家的犧牲,是為了更多的玩家活下來,這犧牲勢必不可少的!”

    二十號機甲內玩家說出來的話,自然也被其他機甲里面的人都聽了個清清楚楚。

    不少人的眼中帶上了驚慌,他們在害怕,自己會是被選中去成為第一批犧牲的人。

    他們的情緒,顯然影響了他們對于自身機甲的操控。

    以至于,機甲都有些晃悠起來。

    而這些人的表現,顯然被爭奪指揮權的玩家們、說話的少年、云落天等人以及其他同樣沒有將指揮權看在眼里的其余玩家收入眼底。

    爭奪指揮權的各位玩家眼中露出幾分難堪,對于這幫散兵游勇的貧民區玩家更加的不屑。

    “呵~”少年更是發出輕鄙的呵聲。

    這聲音的出現,更是像當眾打了二十號機甲里面的玩家一巴掌一般,帶著十足的譏誚。

    二十號機甲里面的玩家沉默了。

    其余爭奪指揮權的玩家也沉默了。

    一時間,所有七號飛船、八號飛船中下來的玩家們齊刷刷的陷入到了沉默當中。

    好半晌,少年才慢悠悠的來了句:“怎么都不說話了?不是還想要指揮其他玩家么?”

    這問話,再次響亮的拍在二十號機甲內玩家的臉上,大家仿佛聽到了“啪”的耳光聲響起。

    偏偏少年似乎一無所覺:“要是你們都沒有話說,不如我來說兩句!”

    頓了頓,似乎在等,看是不是有誰要反駁或者阻止自己說話。

    “你說,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說出什么來!”之前被少年說得格外沒面子的二十號機甲里面的玩家,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嘖,真小氣!”換回來的是少年若無其事的嘟囔,更顯得二十號機甲里面的玩家小肚雞腸。

    隨后,沒有理會二十號機甲里面的玩家氣到爆炸。

    等他剛剛張嘴就要說話,吐出一個字來:“你……”

    少年就直接接了過去:“我什么我,現在可是我說話的時候,還請您先讓我發言!”

    雖然加了一個請,但是那個語氣是個人都能聽出里面的不以為然。

    而少年的表現也顯然是沒有將他放在眼里,自顧自的往下說著,將他的咆哮丟到了一邊。

    其他人顯然也是一樣的做法,希望從少年口中得到活下去的希望,更不會理會他了。

    仔細的聽著少年說的每一句話。

    “其實我的想法很簡單,現在大家都已經到齊了,也就不存在落單的情況,所以我們完全可以直接一群人沖過去,以最強硬的姿態去沖擊帝國的防線!”

    “要知道天冬星本來就是我們聯邦的,就算他們臨時構建了防線,也不會原來的一樣,我們完全可以依靠人數的優勢,尋求突破!”

    “至于到時候,誰能活下來,那就只能憑借個人實力了,這樣也省的有人說什么不公平!”

    “比如對方使用激光炮的時候,你是不是能夠及時開啟機甲的能量防護,或者閃躲開?能,你就活下來了;不能,你就只有死路一條!”

    “你們肯定有人說了,要是跑快的不是也跟先鋒差不多嗎?”

    “那可不是這么說的,都是同一種機甲,啟動和加速都是一樣的,除了大家對機甲的熟悉程度不一樣之外,其他真沒什么區別!”

    “這樣一來對機甲更為熟悉的人,可能能夠更加迅速的啟動機甲,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對機甲的加速,隨后拉開距離!”

    “但是他們對于機甲的操控也會比其他人要好,到了前面存活的機會也會更多!沒有你們說不定更加的靈活。”

    “可是,對機甲不熟悉的人就不一樣了,啟動慢,加速慢,很難熟練操控機甲,要是徹底跟不上,等他們那些熟悉機甲的人真的都被磨死了,那對不熟悉的人來說,就真的是滅頂之災了!”

    “而且,我們集合到現在時間也不短了,軍方和節目組的人肯定都是有聯系的,大家要是不快點兒行動的話,節目組那邊估計要下通牒了!”

    “大家考慮一下,是不是要接納我的意見,我不會等太久,五分鐘之后,我自己行動了!”

    少年說完最后一句話,默默的閉上了嘴,等候大家的決定。

    一時間,大家議論紛紛。

    云落天這邊卻難得的安靜……

    筆趣閣 www.gmjaav.tw最快更新致命游戲等您來戰最新章節。
金牛网一尾中特